y~}}}}}八十万鬼兵,在转轮王的命令下,一个不剩。全都从五浊洲内走了出来!

    出了地狱!

    义兄立时用禁制局将五浊洲的入口锁镇住,这些鬼兵,出来容易,再想回去就难了!

    事不宜迟,轮回隧道必须还要有鬼兵负责看守,此时将五浊洲里的鬼兵尽数带出,那轮回隧道在正常的情况下,只能自行运转三天,三天之后,便会有所差错,所以。必须要有新兵在三天之内进入五浊洲,重新接管轮回隧道!

    所以,义兄叫转轮王带领鬼兵火速赶往孟婆庄!

    到了孟婆庄之后,八十万鬼兵毫无反抗的进入了我们既定的伏击圈,无一例外,全都中了义兄加固后的口渴法阵,孟婆庄里布置的忘忧汤,被这八十万鬼兵鬼将喝的一干二净!

    一切,就像是事先排练好的一样,都依照义兄既定的步骤有条不紊的进行!

    到最后,八十万鬼兵全都忘却了转轮王。忘却了对转轮王的忠诚,只记得自己是个鬼兵,是个要服从于某些领导的鬼兵?

    那要服从谁呢?

    孟婆说,喝了忘忧汤的人或者鬼,心中若是有念念不忘的事情,那么,他所遇到的第一个与这事情相关的人或物,便会被他们牢牢记在心中!

    也就是说,这八十万鬼兵,此时此刻就像是个刚从鸭蛋里孵化出来的小鸭。它所见到的第一个生物。就是它的母亲!

    义兄笑道:“这八十万鬼兵要是小鸭的话,那归尘就是鸭妈妈,去吧,收下这无主的力量!”

    义兄解除了轩辕八宝鉴对转轮王的**术,又将他锁镇了起来,然后让我对这八十万鬼兵说,我就是他们的主人,我就是阴间的主宰,我就是酆都大帝!

    这八十万鬼兵,竟真的高呼:“酆都大帝!酆都大帝!酆都大帝……”

    他们向我臣服,朝我跪拜。我看着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鬼兵,心中百感交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在义兄的安排下,十万鬼兵连带着两千阳军,还有陈子扬的三千阴军,回转五浊洲,去维护轮回隧道的正常运转。

    剩余七十万鬼兵,跟着我们开始奔赴七王之乱的战场!

    为这一次阴阳大战,做最后的一搏!

    十王府的左护法朱云,右护法吴焯,王府判官周冰ふ王森ふ惠方ふ羊力ふ仇天ふ黎波,连同八十万鬼兵的各级将领,大小一千员整,都重新被我和义兄编排任命!

    从孟婆庄离开的时候,义兄又收回了自己加固的法力。

    七王之乱的主战场,有两处,一处在正西洲,那里纠集着秦广王ふ都市王和平等王三大阎君,是二打一,但是秦广王却没有落下风?一处在东北洲,那里纠集着阎罗王ふ泰山王ふ卞城王ふ五官王,是三打一,但是阎罗王也没有落下风。

    这场混战,死了多少鬼兵鬼将,我不知道,但是就在这几日,招魂幡上的名字,越来越多,往招魂幡来投的鬼魂也络绎不绝。

    名单,似乎快要满了。贞乐围划。

    对于这场收尾之战,义兄的主意是兵分两路,我带着三十万兵力,杀奔东北洲,先瓦解东北洲的势力,从后面与阎罗王形成前后夹击,将卞城王。五官王ふ泰山王的部众全歼!

    义兄那边也带着三十万兵力,杀奔正西洲,先闪击都市王的有生力量,然后吃掉平等王,从而结束战乱!

    反复推敲了逐个细节,确定无误之后,便开始分兵行进,义兄怕我这边受挫,把汉生爷爷推到我这边,辅助我,将曾天养的前军也拨给我合兵一处,其余将领,基本上也全都跟了我。

    义兄那边,只带着陈子扬的鬼国国兵,奔赴战场。

    分兵之后,且不说路上的奔波辛苦,不过是逢山过山,遇水渡水罢了。

    间或遇上顽固抵抗的势力,也挡不住我三十万大军如狼似虎的攻势,不一日,便到了东北洲的地域,悄然接近了泰山王的后路,而泰山王兀自不知。

    泰山王的后军护卫是泰山王王府左护法羊力,倒是他先发现了我们大军的接近!

    我们这边,其实大军也分前后,毕竟三十多万众,不可能一起走,一起停,也就是曾天养率领他的本部兵马,再加上一万鬼兵,跟着我和汉生爷爷,昼夜兼行,倍道而驰,以闪电战的速度,迅速掠至羊力所部兵马!

    羊力发现我们之后,先是一惊,后来见我们兵少,便又不怕,叫嚣起来,要与我们决一死战。

    曾天养不跟他客气,战前对阵,一拍火炉,把羊力烧成了灰。三军涌入,转瞬间便把羊力部给绞杀掉了!

    羊力部的军士不少,主将被杀,副将身死,偏裨将校不知所踪,从上到下就全乱了套,十万兵马被我们一万多兵马追着赶着打,哭爹喊娘,自相践踏,死的不计其数!

    我骑着金鸡一路冲锋陷阵,一直奔在最前面,基本上用不着我出手,金鸡奔行的过程中,或用嘴,或用翅膀,或用铁*,杀伤者,数不胜数!

    这一场混战,从夜里杀到天明,又从天明杀到傍晚,到最后,我也找不见自己的部将了,他们估计也找不到我了。

    汉生爷爷ふ曾天养ふ灵姑ふ郭沫凝ふ邵薇ふ池农ふ成哥ふ曾立中ふ唐咏荷等一概不见,全都冲乱了。

    我遥遥望见,对方的兵马还是望不到头,不由得惊诧,十万部众,打了这么久,死了这么多,跑了这么多,也该所剩无几了吧?

    怎么还有这么多团在这里?

    正在狐疑中,突然看见远处一道王气冲天,团团蒸腾,异常壮观!

    我不由得一惊,是哪个阎君在前?

    为了看清楚,我便催动金鸡,朝着那王气所在,一路疾奔,不多时,便瞧见一个青面魁伟的老者,身披黄袍,头戴王冠,腰缠玉带,脚蹬朱履,长须长发,满脸缠绕,生的甚是凶恶!

    他座下骑着一匹三首怪犬,正在挣扎着咆哮嘶吼,也是凶恶异常!

    我随手抓过一个鬼兵,问道:“那骑着怪狗的是谁?”

    “那是泰山王!”

    “啊?”我吃了一惊,道:“怎么泰山王在这里?”

    那鬼兵被我抓得紧,又挣扎不动,不敢不说实话,只是道:“这里就是泰山王的中军所在!后卫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被冲垮了,一股军乱杀乱闯,跑到了这里,把泰山王的军队全都打乱了!数十万大军,搅成了一锅粥!敌我难辨,连泰山王也约束不住!大家互相见了,只要不认得,就开始动手!”

    我听了大喜,原来如此,不知不觉间,竟然把泰山王的数十万大军全都给打垮了!

    我提着那鬼兵,朝着泰山王奋力一掷,那鬼兵惊叫着,便砸到了泰山王的身上!

    泰山王正在大声呼喝指挥,不提防被一个鬼兵砸了脑袋,王冠都碎了,登时恼怒异常,我却大声喊道:“泰山王,速速投降不杀!”

    泰山王听见,不由得朝我看来,眼中闪烁着凶光,又似乎看不透我,便喝道:“你是哪个?!”

    “你睁大了你的眼睛好好瞧瞧我是谁?!”

    “我不认得无名之辈!”

    “我便是昔年封你为泰山王的人!”我运足了中气,故意叫四面八方的鬼兵全都听到我说的话,道:“我就是来归位的酆都大帝,陈归尘!亲率六十万大军,特意来剿灭你这叛贼!转轮王ふ宋帝王ふ楚江王都已经被我生擒!阎罗王ふ秦广王都已经归顺!都市王ふ平等王危在旦夕,你们还不速速投降?!”

    ♂手^机^用户登陆m.更好的阅读模式。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