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Ηéi Уǎn Gé·.¨&;#这话听得都是又惊又喜,要东木青冢生那是何等样人?昔年五行六极诵中大名鼎鼎的鬼医!成名八十载,纵横。医术无双!

    人都争着想当他的弟子,他却百年来不收人,可见眼界高到了哪种地步!

    现,他亲口要池农做他的衣钵传人,这对池农来说,可真是天大的一件幸事!

    池农吃了一惊,赶紧拱手行礼道:“多谢东木前辈厚**!术界中人,谁道医术,首推东木第一!东木前辈对晚辈青眼有加,要收晚辈为徒弟。晚辈欢喜之极!也惶恐之极!可是,东木前辈也,晚辈是禹都张家后人,家规森严,另投他门。是为欺祖、灭宗、叛族、弃家,……”

    “你且瞧瞧这是?”青冢生将手一扬。一封信飘至池农跟前,池农惊疑不定的伸手接了过来,看了封皮,便吃惊道:“族长的信?”

    “不错。”青冢生道:“我料定你会说,来,先去了禹都张家,从张熙岳那里讨这一封信,你先再说。”нéí уап Gě 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池农赶紧拆信去看,陈天佑捋须而笑,道:“池农啊,熙岳老鬼要收你做徒弟的消息后。笑得嘴都合不住了,,你还要不肯?你要是不做老鬼的徒弟,你以身份去隐界呢?”

    说的也是。成哥是陈弘道的弟子,唐咏荷是江灵的师妹,曾立中是曾天养的重孙子,杨柳也成了木仙、木秀的妹子,大家进天符隐界,确实都有话可说,唯独池农,总不能说想去找木仙吧?

    池农看罢信之后,脸色惊愕不已,成哥忍不住道:“死兽医,你了?”

    池农喃喃道:“族长把我逐出了张家,不算我是张家的弟子了……”

    “啊?”成哥一愣,道:“这……”

    邵薇却拍手:“好啊!张老爷子真有一套,把你逐出了张家,你便无门无派了,正好可以做东木前辈的弟子吗?”

    池农登时醒悟,朝着青冢生跪倒在地,道:“东木先生在上!晚辈张池农,愿拜先生为师尊!”

    青冢生道:“我的辈分太高,你做我的亲传弟子不大方便,就不讲那么多礼节了。我传你本事,你叫我先生,你我亦师亦友。可好?”

    池农大喜道:“谨遵先生!”

    众人也都是一片欢悦,陈天佑道:“老鬼,恭喜你的医术有传人了!你这次白来!”

    青冢生道:“你这老道,白来的?你我道,元方叫那孟秋灵去隐界,不正是要做你的弟子?”

    陈天佑捻须道:“那要看孟秋灵,她若出家,我弟子,若是不出家,大哥的弟子。这是元方的安排。”

    众人听得都是一惊,我忍不住问义兄道:“大哥,孟秋灵到底是?她跟青冥子究竟有关系?”

    “先回隐界。”义兄道:“回去之后,我详说给你听。面,少不得你!”

    “少不得我?”我惊疑不定的义兄以手撕开虚空之门,伸手一招,都是无风自起,先后跨入那门中!

    说不上来是样的感觉,好似做梦,却又醒着,一阵恍惚间,眼前流光溢彩时隐时现,须臾间,脚下生根——落在了地上。

    “隐界到了?”成哥忍不住。

    “是过虎口。”义兄道:“本可以踏足隐界,可是对来说,毕竟第一次到,有必要这隐界的入口。”

    这隐界的入口,过虎口。

    两处绝壁,耸立万仞!

    就像是两颗极大的虎牙,插在大地之上!

    不,是插在石高峰锐,参差交错的山林从中。

    两壁之间,空空如也。

    就像是一处敞开的大门,等着人进去。

    但,这表象。

    你若自自然然地走过去,那走过去,走过一处寻常的谷地,进入一片寻常的山林。

    再。

    但是,这两壁之间有禁制之术布下的大局!肉眼看不到的天符术局!

    所有的电子仪器和通讯设备在全都失灵!

    那是一道天然的屏障,现代所谓的“高科技”产品。

    大自然,最本质的东西,永远都无法被“高科技”所参悟;大自然,最本能的东西,也永远都无法被“高科技”

    即我以灵眼去看,也无法看出义兄所描述的——那里有一道道隐符,交织相错,重重叠叠,图文并布,符箓无数!那禁制术的力量,几乎和天地完美的融于一体!那是命术的最高境界,毫无破绽的境界!

    若到了境界,符天,符地,符人,符日月星辰,两无轩轾,无可破解!

    这是岁月积淀和大修为下的结果!

    天符隐界原本的领袖是虎家人,虎家列祖列宗都在这天符屏障中另加符箓,一道道,数百年遗留,强大到难以!

    可是后来,义兄入主天符隐界,又重新为天符增加了他成神的力量,封帝之后,天符的力量更上一层楼!

    ,这一道屏障,除了义兄之外,绝第二个人能!

    “走!”

    池农、成哥、立中、咏荷等人正看得出神之际,只听义兄大喝一声,刹那间,一阵风起,裹着,一并突入!

    风声紧,仿佛雷动耳旁,刀割人面!

    落地之时,脚下和眼前是新的天地!

    尖锐的石头,茂密的丛林,开阔的世界,到处都是人工的痕迹。

    眼前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河,蜿蜒而行,绵延向远,两丈余宽,六尺多深,水底的鱼,清晰在目。

    我看见此起彼伏的村落,一幢幢,一处处,都今日风貌格局。

    或以圆木,或以砖坯,有院落,有篱笆,屋顶各有形象,屋脊、屋角各自起翘,轻灵、俊秀,一眼望去,目弛神摇,辽阔豁达,实非今时今日所见者所能比拟!

    各处房屋,烟囱林立处,已有炊烟袅袅升起,房前屋后,阡陌纵横,鸡犬往来相闻,猪奔羊跑,鸭鸣鹅叫。黄发垂髫小儿嬉戏打闹,鲜有白发苍苍者,几处河流附近,身着宋服的女子捶打衣物,个肤如凝脂,面如桃容……我看了……

    “这,这就是天符隐界啊……”池农痴痴的一声。

    “真是世外桃源啊!”成哥的道。

    “偶买噶!”帕尔塞斯惊诧的叫喊道:“!我就在活了!”

    八幡道人叹息道:“和一比,四门岛简直是穷山恶水皮毛不生之地啊!”

    “……”

    邵薇欢呼雀跃,大喊道:“我终于又回!的空气真清新啊!样都是舒服的!”

    曾立中两眼放光,几乎流出哈喇子来,眼馋道:“那那在河边洗衣服的妹子,真是又又贤惠啊!我了,在为曾家大规模传递香火!”

    唐咏荷朝曾立中怒目而视,愤愤道:“有的!跟我江灵师姐没法比!”

    郭沫凝:“对,不但灵,还你。”

    这话说的唐咏荷脸色一红,嗔怒道:“郭,你也取笑我!”

    “取笑你。”郭沫凝道:“我对你么,你三岁的,别人道,我可。”

    “啊?”唐咏荷一愣,义兄却:“对,咏荷,你师姐可是有大礼要送给你。”

    “我师姐?”唐咏荷完全懵了。

    “说,到。”义兄伸手一指,道:“那你师姐么?”

    ;黑うуап岩う阁 ノΗёi Уan G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