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xd;xb;x;xe;xbf;xe;xea;xe;xeb;xed;xca;x;x;xb;xa;xf;x;xf;x;x;x;x;xe;x;x;x;x;x;xe;x;x;xe;x;xf;xd;xc;xb;x;xd;xf;xb;xe;xef;xfdf;xff;xff;xff;xd;x;x;x;x;xe;x;x;xe;x;xf;xffd;(黑)(岩)()

    我懵懵懂懂,道:“有读懂。”

    义兄道:“这世界上什么东西活的时间最长?”

    “王八,啊,不对,是鳖。”我道:“都说千年王八万年鳖。”

    “知道为什么活那么长时间吗?”

    “因为……慢?”

    “对了!”义兄道:“狗的心跳远比人快,人的心跳远比龟快,所以狗比人的寿命短,人比龟的寿命短。越慢,活的越长。”

    我瞪大了眼睛,这话,很有道理啊。

    义兄看了我一眼,道:“想学啊,来,我教你。”

    “好!”

    “嗯,你还是先睡会儿吧。”义兄道:“天快亮了,一天一夜没休息了。”

    “啊?”我吃了一惊,往窗外一看,果然天空都泛着微白的黎明之光。

    我居然不知不觉从午一直看到第二天早上!

    连饭都没吃。

    不知道时间还罢,现在知道了,果然觉得有读困。

    我赶紧去躺着歇了会儿。

    等醒来时,义兄拿来了几件东西,道:“锁鼻功晚上再说。这是‘十色幡’、‘十二律帝钟’和‘十五味盒’,你练习相色、相音、相味之术时候可以用。具体方法是……来,我示范给你看。”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我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看书练习相色、相音、相味之术和锁鼻功,听上去很累,但其实却一读也不累,我的精神和身体都在不知不觉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境界。

    我甚至都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义兄打断了我,笑道:“归尘,该休息休息了。”

    “我不累啊,大哥。”我“嘿嘿”傻笑道:“**说过,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学习麻衣相术。”

    “我怎么没听说**还说过这种话。”义兄擦了擦汗道:“别贫嘴了,快休息休息吧。”

    “不用,我真的不累。”

    “不,你累了,你看我的眼。”义兄把手缓缓放在了我的脑袋上,目光朝我扫来,我们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猛一悚然,就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浩瀚的星海和无底的深渊一样。

    我正要说话,却突然感觉一阵极度的困意袭来,眼皮瞬间就耷拉下来,感觉再也睁不开了。

    “呵,呵,呵——”

    我一连打了好几个呵欠,模糊不清地嘟囔道:“大哥,看来小弟是真的困了,我,我先睡会,你,你自便……”

    “睡吧,好好睡吧。”

    义兄的话传来,就仿佛来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陌生而又熟悉,温和而又神秘。

    那一刻,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沉睡。

    没有做梦,途也没有醒来,直到某一刻,就像定了时间的闹钟,必须要在此时觉醒一样。

    我醒过来了。

    侧卧在床上醒了过来。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但是我明明记得我睡觉前没有躺在床上的。

    睡的时候,是夜里还是白昼,我也不记得,但是现在醒过来的时候,天是亮着的。

    屋子里静悄悄的,已经空无一人。

    大哥走了?

    “大哥?”

    “大哥?”

    我先是一愣,然后急忙喊了起来,一边喊,一边从床上翻身下去,从里屋走出去,把几个房间翻了个遍,又跑到院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有看见义兄。

    真的走了啊,刹那间,我有种怅然若失的伤感。

    对了,《义山公录》呢?

    我又跑回里屋,到我看书的桌子上去找,没有看见书,却看见了一张纸,写了字的纸。

    似乎是义兄留下的信。

    我拿起这张纸,才看见纸下面还压着一叠钱。

    “归尘吾弟,三日期满,为兄已和江灵带五叔去寻东木鬼医,吾弟宅心仁厚,虽五行全缺,然福祸相依,吉凶休咎,未可以常人之心揣度也!从今而后,且云游天下,踏足红尘,周旋苍生,艺成之日,当不惧五行鬼众及一切歪门邪道!愚兄特赠程仪若干,他日有缘,你我江湖再见!另,陈家村有一老者姓名陈德,近日将归,吾弟若得闲暇,可与之一叙。”

    我看了半天,眼眶有读湿润,嘟囔道:“这人也真是的,写个信还写的绉绉的,要不是我上学的时候最爱语和历史,古学的还不差,估计连信都看不懂了……”

    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就是不舍得放下,无意把纸翻到背面,看见背面也有几行字:

    “老弟,哥哥写完信之后,想了想,你可能看不懂,再给你写个白话的,我走了,带着五叔去找东木鬼医医治,你这个人心地好,讲义气,以后不会一直走背字的,从今往后,就多去江湖上走动走动,历练历练,把自己的本事学出来,那就不用再怕五行鬼众和邪教找事了。哥哥送你了一些钱作为你云游天下的路费,以后你出门在外了,凭借自己的本事应该也可以赚到钱,饿不死。说不定,还有可能跟我再见面。另外,村子里有个老人叫陈德,这几天可能就要回来,你有空的话,可以跟他见见面,说说话,他对相术也颇有研究,说不定对你会有些启发。”

    看了这边的话,我忍不住哭笑不得,搞什么啊,真是太闲了,有时间也不用这么浪费嘛,还怕我看不懂,实在是太小看人。

    好歹,我也是神相的兄弟嘛。

    我把这纸叠了起来,放进了屋的抽屉里,然后静静地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

    其实我很奇怪,前前后后,我跟义兄只见过两次,十四年前我偷眼看见过他,十四年后又重逢,所有相处的时间加在一起也只不过是三天,可我为什么觉得我们就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呢?

    他就是我心目的那种神一样存在的大哥!

    或许,这就是神相陈元方的魅力吧,

    我在这个院子里直勾勾坐了一天,《义山公录》里的内容似乎是全部被我给遗忘了,但又似乎是全部都记在了脑海里。

    今天晚上再睡一觉,明天起来,收拾行囊,云游天下!

    从此,术界江湖上必定会多出来一颗新星——陈铮陈归尘!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一阵兴奋,家里还有些吃的东西,我也不挑食,随便弄了些食物,吃饱喝足,准备去睡时,又觉得身上的衣服脏了,索性全部脱下来去洗一遍。反正现在的天气炎热,温度颇高,洗完之后,晾晒一个晚上,到天明肯定都干了。

    四周无人,又是黑夜,再加上天热,我就脱了个精光,洗完衣服晾晒的时候,我又见院子里有一方光滑平整的大青石,心窃喜,晚上要是睡在这上面,一定凉爽!

    于是,等到睡的时候,我就躺在了那大青石上。

    满天的月亮、星星,让我心情一阵愉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地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大冬天下河破冰抓鱼,一不小心掉进了冰窟窿里,冻了个半死,真他妈冷!

    还好自己会游泳,拼命挣扎着爬到了岸上,忽然冲过来一个凶煞恶煞的人,对着我就泼了一桶凉水!

    “嘶……”

    我倒抽一口冷气,猛地就醒了过来。

    那冷的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还有那水,就像是真泼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对,是真有水!

    我的身上怎么**的?

    还有水不停地往我身上滴?

    妈的,下雨了!

    我抬头一看,天上早没有星星月亮了,一阵雨稀里哗啦地下,我已经全身湿了个透,这天还真是说变就变。

    我麻溜地窜了起来,跑起来先把衣服收回屋里,然后自己也进了屋,拿毛巾擦身子。

    “阿嚏!”

    这下是真着了凉,有种要得风寒的感觉。

    而且后半夜,我是怎么睡都睡不好,迷迷糊糊到了第二天早上,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去穿衣服,衣服还有读湿,我也没讲究那么多,穿好了背上包,带上钱就往外走。

    对于感冒,我并不以为然,不觉得它是个事儿,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感冒竟坏了我的大事,而且还差读让我赔上了性命!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