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仿佛被这冷气拖着前行,身子不由自主地在动,感觉异常奇妙,但是我不敢睁开眼睛去看,所以究竟是走了还是没走,我并不清楚。

    但是我的手掌忽然轻松了,似乎原本放在那里的土偶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手上忽然又是一紧,似乎另有一双手攥住了我,耳边也传来一道声音:“终于又见到你了。”

    这声音一响,我魂飞魄散,差点就睁开眼睛了,因为这声音太熟悉,也太可怕了,就是那夜夜纠缠我不死不休的烧死鬼!

    “我找不到你,原来你跑到这里来了!”那声音阴毒道:“看你这次还要去哪里!我一定要你下来陪我!”

    我浑身一阵瑟瑟发抖,脖子上的凉意更加浓烈,几乎是要冻僵了的感觉,还有种刀割进肉中的凛冽。

    “睁开眼睛啊!”那声音道:“你闭着眼睛在这里干嘛?你看看我,来,看看我。”

    这该死的东西还对我循循善诱。

    但我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因为这声音刚响起来,旁边就传来陈汉生威严而略带温和的强调:“刘伟!”

    这是那个****幼童的名字。

    是曾子娥查探得来的结果。

    刘伟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是谁在叫我?”

    “我!”

    “你?”

    “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来的吗?”

    “是你把我召唤到这里来的?”

    陈汉生傲然道:“正是某人!”

    “那你是谁?”

    “麻衣道者陈汉生!”

    一阵沉默,也不知道刘伟认不认识陈汉生。

    片刻之后,刘伟道:“你把我弄来要干什么?”

    “特意叫你来了结一段公案!”

    “什么公案?”

    “厉鬼索命的公案!”陈汉生道:“亡者有亡者道,生人有生人路,阴阳两界,各自相安,你小小年纪,刻薄心性,****而死,却降祸家人,致使父母双亡,此举已遭天忌!可笑你现在竟然还敢祸害无辜,就不怕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咹!”

    “是他来招惹我的!”刘伟叫了起来,声音又细又尖。

    “他就算冲撞了你,但无知者无罪,就算有罪,也罪不至死吧?”

    “我不管!我就要他死,我就要他陪着我!他自己去找我的!他活该!”

    “依我看,你还是不要了吧。”陈汉生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说了,你是陈汉生。”

    “你可知道我平素里是干什么的?”

    “我又不认识你。”刘伟的声音道:“我也不管你是干什么的。”

    “我能将你的魂魄召唤到这里来,跟你这般对话,我的道行高低,你应该也能推测出一二来。”

    “那又怎么样!”刘伟道:“我没有招惹你,你道行再高,也不能胡乱施法,更不能滥灭无辜!否则你也会遭天谴!”

    “胡乱施法,滥灭无辜?”陈汉生冷笑两声,道:“你倒是恶人先告状。不过,吴用的魂魄已被我以法术拘了起来,他的身体,你若想要,就去毁了他的魂魄,让他的躯体变成无主物吧。”

    “你说真的?”刘伟惊奇地反问了一声。

    这是要把我推向火坑的意思吗?我紧张地想要尿尿。

    “当然是真的,不过……”陈汉生欲言又止。

    “不过怎么啦?”刘伟急不可耐。

    陈汉生道:“你就不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刘伟仿佛这时候才恍然大悟似的想起来问这个问题,道:“你把我弄到的这地方是哪里?”

    “这是我陈家村的公中大院。”陈汉生道:“你现在在五色旗幡之中的土黄旗下。”

    “五色旗幡?”

    陈汉生道:“你可知道五色旗幡是做什么的?”

    “是做什么的?”

    “五色旗幡做什么你都不知道?嘿嘿,那便是要做法!专以地火勾天雷,三昧真火灭邪祟的五雷正法!”陈汉生的声音陡然变厉,道:“我夫人曾子娥乃是冀北山术名门曾家的门人,精通五雷正法,世上凡有作奸犯科之邪祟鬼魅者,一经正法,皆成齑粉!无上尊者,超度亡灵,正为尔等所设!”

    “你要害我!”刘伟又尖叫起来:“我跟你又无冤无仇!你凭什么来害我!冤有头,债有主,你跟吴用没亲没故,你如果贪恋钱财,帮他灭我,也是违背了天道,你要受到天谴的!”

    “钱财?”陈汉生“嘿嘿”笑道:“我陈汉生岂是贪财好货之人?至于凭什么,实话对你说了吧,吴用是过继到我门下的孙子!你说,我该不该帮他?”

    “你说瞎话!”

    “举头三尺有神明!吴用迟早是我孙男,我陈汉生若说谎,天打雷劈!”

    “……”

    许久的沉默。

    半晌,刘伟的声音才又响起来:“我知道了!陈汉生,你是为了帮他,故意认的孙子对不对?”

    陈汉生“哼”了一声,道:“我丑话说在前面,吴用的魂魄你可以驱散了,但是在毁掉他魂魄的同时,五雷正法必定能将你打成齑粉,永世不可超生!届时,我再以法力将吴用散落的三魂七魄追讨回来,他仍旧能活,我只不过是费些道行罢了。”

    刘伟不服气道:“如果吴用成不了你孙子呢!”

    陈汉生道:“我说了,我甘受天打雷劈之过!以十五年为期,十五年内,吴用过继不到我陈家门下,我若活着,则遭天打肉身;我若已死,则遭雷劈棺木!”

    这话听得我又感动又害怕,这时候我才隐隐有些明白,陈汉生先前要认我当孙子其实还有这方面的原因。

    冤有头,债有主,多管闲事必遭忌,陈汉生跟我无亲无故,若是贪恋钱财救我,必定要损阴德,但是如果我是他的亲人,那就另当别论了,为亲人卖命,天经地义!

    可是,我毕竟不是他的亲人,所以他才要我过继到陈家去。

    在经历了这桩事情之后,我深知世上有太多难以预料的奇闻诡事,誓言更是不能随便就能发的,陈汉生居然为了我,发这样子的毒誓,我如果不做他的孙子,还说得过去吗?

    可是真让我改姓陈,爸爸、妈妈那里又怎么过得去?他们对我也是操碎了心。

    唉,真是左右为难,还是先过了活命这关再说吧。

    刘伟的声音已经再次响了起来。

    “你真狠毒!”刘伟愤愤道:“我就不信!”

    “那你试试。”陈汉生毫不惧怕道:“你既然已经成了祟物,就应该知晓这方圆数十里内,有没有你那些敢触我霉头的同类?我被人送雅号‘神相陈’,素来说一不二,麻衣陈家盛名在外,岂是虚妄?咹!”

    “……”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许久,刘伟的声音才道:“那我就什么也落不到了?我放了他,能有什么好处?既然亡者有亡者道,生人有生人路,那他为什么要去打搅我?明明是他招惹我的,他凭什么就一点惩罚也没有?”

    “你不害人,是积阴德,来世必有福报,这是其一。”陈汉生道:“此外,我让吴家供奉你的长生牌位,逢年过节即行拜祭,让你平白享受外人供奉,也能为下辈子积累福祉,这香火不断,直至你重新投胎转世如何?”

    “好!”刘伟一口答应道:“那就这样吧!”

    顿了一下,刘伟又道:“不过你记住你的毒誓!”

    “我当然记得。”

    “还有,吴用的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我要他也受一点火焚之苦!”

    “嗐……”

    陈汉生叹息一声,道:“你心性如此刻薄,下一辈,恐怕也是夭折的命……”

    “我不怕!”刘伟怨毒地叫嚣着。

    “真是孽命!不听教诲,迟早报应!”陈汉生也似动了怒气,道:“速速去吧,否则法阵无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