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金妮……”

    “闭嘴!”

    “呃……拉文德?”

    “亲爱的,你应该叫我莱雯的……还有,这是我和金妮之间的事情,你先别说话!”

    当恰巧被两个女孩儿夹在了中间的罗恩试图说几句话来劝解一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似乎完全就没有开口的份儿——明明长着一张大好的嘴巴,却只能老老实实地扮演一个哑巴,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惨的事了吗?

    好吧!答案是……有的!

    就在他打算安安静静地当一名美少年的下一刻,全身的皮肤忽地便是一紧,仿佛有无数双手在他身上每一处不停地揉捏按压了起来。

    “哦!”

    他顿时表情一僵,猛地就站起了身来。经他这么一站,原本坐在屁股底下的凳子砰地一声就倒在了地板上,将正在眼对眼互相瞪视着的金妮和拉文德都吓了一跳。

    令得这两位姑娘颇有些惊疑不定的自然不是凳子倒地的声响——在喧闹声几乎都成了背景音乐的三把扫帚里,那点声音根本就微不足道。她们所惊讶的,是腾地一下站起来的罗恩。

    正在争吵的这两个女孩儿,一个是备受疼爱的妹妹,另一个则是现任女友……至今为止,她们可都还没见到过罗恩生气的样子呢!而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怎么看罗恩都像是真的生气了。

    就在两人中间,罗恩俯身按着桌面,两边都没有去看。他只是低着脑袋,额前的刘海凌乱地遮住了双眼,让人分辨不清他的意图。

    “罗罗,你……怎么了?”

    拉文德小心翼翼地凑近了一些,伸手碰了碰罗恩的肩膀。但却没人知道此时的罗恩究竟在想些什么,只能看到他一动不动地维持着这个姿势,显得有些奇怪。

    “罗恩?”金妮也不禁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过了半晌,始终垂着头的罗恩总算是有反应了。可谁都没能料到,他却直接一个转身,踢开倒在地上的凳子便往酒吧另一边走去。

    大概是察觉到他的状态不大对劲,金妮和拉文德均是在追了两步之后,就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步。

    然而,正埋头在人群里径直往前走的罗恩,好巧不巧地就迎头撞上了站在远处静观动向的哈利。

    “嘿!罗……咦?”

    既然罗恩刚好就挑了条往自己这边来的路径,哈利当然没理由刻意躲避,他直接就迈步迎了上去。但正当哈利想要同罗恩说上几句话时,却一下子就愣住了。

    “嘘——哈利,别!千万别说话!”

    “你……究竟发生了?”哈利忙压低了声音询问道,“你怎么会……”

    “嗯,总之是有原因的,”对方一边说着,一边就直接缩到了哈利的身后,“帮我挡一挡,我……哦,不!”

    正说的好好的,突然哈利就听到了一声清脆的丁零当啷声在地板上响起,使得他立马就低头朝声响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可是事实上,他其实只来得及望见了一个魔药瓶滚进右边人堆里的瞬间画面。

    这一瞬间,哈利脸色微妙地朝对方那转过身去的背影看了一眼,心下不由得便为其默哀了三秒钟。

    或许这也不能怪哈利,因为留给他的时间就只够这三秒钟了。

    “站住!”

    一声大喝蓦然间响彻了整个闹腾的酒吧,甚至将周围人群的嘈杂都压了下去。客人们在好奇之际,便纷纷转过头往这边看了过来。

    发出那声喊的是金妮——说真的,她确实没有用什么扩声咒,可见她平日里掩藏在娴静之下的嗓门究竟有多么地巨大!这不禁让哈利又好好地将正在走过来的金妮上下左右重新打量了一遍,仿佛今天才真正认识到她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儿那般满面惊奇。

    “转过身来!”金妮又再度喝道。

    正当金妮厉声叫嚷的时候,原本还停留在桌边的拉文德也已经过来了,而跟在她身旁的还有帕瓦蒂和汉娜。

    “好!你不愿意回头是吗?”金妮昂着脑袋,一头赤红色的长发在其脑后倾泻而下,就仿若是一挂火焰织成的瀑布那般浓烈,“这位先生,麻烦你将它捡起来,递给我一下……谢谢!”

    后一句话她是对人群中的某一位男巫师说的,在说这话的时候气势依旧惊人,连成年人都不免为其所摄,非常配合地把那滚落在脚边的魔药瓶放在了金妮的手掌心。

    她在接到手后,拔出瓶塞就轻轻嗅了嗅,随即便皱起了眉。

    “……这是复方汤剂。”

    这回说话的人并不是金妮,当然也不可能是学习成绩一直都很随缘的拉文德和帕瓦蒂,而是赫奇帕奇学院的汉娜·艾博。

    只见她凑到金妮的手边扇着气味闻了闻,又仔细思考了片刻,这才犹豫着道:“这瓶复方汤剂的配料比例似乎和书上的不太一样,而且还被添加了一些其他的材料……但这是复方汤剂却是一定没错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究竟是……谁……”

    金妮闻言便是再度紧蹙纤眉,一双锐利的眼神直指那道背影,颇有些不不弄明白真相誓不罢休的意思。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似乎是用不着那么费劲地质问下去了。

    很显然,对方的复方汤剂药效已经彻底解除了,原本并没有多少的身高,一下子就拔起了不少,那头韦斯莱家的标志性红发也在转眼间变成了一种暗金色。

    “……纳威?”金妮吃惊地道,“你……你为什么要装成罗恩的样子?”

    嗯,金妮固然是很吃惊的,可在在场的人当中,受惊最大的却是罗恩的那位现任女友——拉文德·布朗小姐。

    “难道说……今天大半天的时间,都是你和我在一起吗?”

    是的,扮演罗恩的自然就是我们的纳威·隆巴顿先生。眼见金妮终究是识破了自己的身份,纳威自然也就失去了继续设法逃离的意义。在稍稍迟疑的一下之后,纳威还是不得不转过了身来。

    “对、对不起……我……不是……”

    可以看得出来,纳威的嘴皮子有点儿哆哆嗦嗦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要知道,平时的纳威·隆巴顿在面对女生时虽然也是这个样儿,但是刚才在他扮演罗恩时,可并不是这幅话都说不利索的胆怯模样呀?

    当时的他虽说仍旧被拉文德死死地压着,可至少还能相对妥善地进行应对,换了现在的这个纳威,怕是连回句话已经都做不到了。

    或许,也正是那另一个不同的身份,让他终于能够隐藏住自己心中莫名的不安,将他真正的内在完整地表现了出来。可现如今一旦恢复到了原来的自己,那份借来的勇气却又再次缩回到了他的内心深处掩埋了起来。

    “隆巴顿!你今天必须得说个清楚,你……”拉文德显然是气急了,先是在原地跺了几下脚,紧跟着便直愣愣地往纳威这边冲了过来。

    这姑娘原本就有着一副疯狂的性子,无论是爱是恨,都像是疾风骤雨一般猛烈。光瞧她“噔噔噔”跑过来的模样,简直就像是要把纳威给吃了那么可怕。

    “对、对、对不起,请……别、别这样……”

    纳威被吓坏了,随着拉文德的迅速迫近,他连连往后退着步子,跌跌撞撞地挤翻了好几张桌子。周围的客人们都慌忙躲开,明显是不想被他所牵连。

    倒是远处靠在吧台里的罗斯默塔女士却依旧淡定地站在那里,不仅毫不担心,反而还兴致勃勃地往这边含笑而望。

    “喔——这真是!”她一边微笑着,一边对吧台前的某一名男巫师道,“瞧瞧这场面,我恐怕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已经老了呢!”

    “嘭!”“哎哟!”

    不断后退的纳威,终于一个没站稳,扑通一下被一张凳子绊倒在了地上。那拉文德哪儿会错过这等好机会,顿时就像是只母老虎似的扑将了上去,一把揪住了纳威的衣领。

    “说!”

    只一个词,却令纳威好一阵发愣。

    “说、说什么?”

    “为什么要扮成我的罗罗!为什么要那么欺骗我的感情!为什么要陪我一整个上午!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为……”

    每说一个“为什么”,拉文德就双手抓着纳威的衣领使足力气甩一次。就体型而论,又高又大的纳威简直抵得上两个拉文德,可实际上,纳威在其手中却好似一直焉巴了的老鼠,看起来特别地可怜。

    可值得一提的是,拉文德的那些“为什么”众人却是越听越感到奇怪——那与其说是在生气,倒还不如说是在埋怨来得更准确一些。

    哈利在一旁愣愣地看着,时不时同金妮对视一眼,两人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茫然。

    “……说!纳威·隆巴顿!你是不是在喜欢我!”

    在将所有“为什么”都挨个儿说完之后,拉文德就这么来了一句,令在场所有人都傻了眼。

    纳威早就被那一连串的“为什么”给问晕了,他半躺在地上,任由拉文德坐在自己肚子上不停虐待自己的脖子和衣领,整个人都好像傻了。

    “……我……我喜欢汉娜。”他楞不啦叽地说出了一句谁都没预料到的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