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恩瑟先生,之前的事就拜托了,然后……刚才凯茜所说的那些话,还请你暂时保守一下秘密了。”

    话音未落,玛卡便搭着还在愣神的小凯茜的肩,带着她一同离开了这间院长办公室。

    “……麦克莱恩先生?”

    外面的走廊中,小凯茜亦步亦趋地跟在玛卡的身旁,脸上的茫然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消退。

    “嗯,怎么了?”玛卡边走边道,“你是想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是啊!”小凯茜顿时一把拽住了玛卡的衣袖,略显焦急地道,“那个人真的说中了未来才会发生的事情,而且……还说我留下来的话会‘毫无意义地死去’……那真的是一位先知吗?”

    小凯茜会为之困惑,这也是在所难免的。毕竟现在这个时代,觉醒了先知血脉的巫师是越来越少了,绝大多数巫师甚至一辈子都没见过预言者。

    就连曾几度作出过正确预言的霍格沃兹占卜课教授——西比尔·特里劳妮,就程度而言也只能算是一个半吊子先知罢了。

    毕竟,真正的先知可不会像她那样,仅在喝醉之后才能作出一些比较像样的预言来。

    只是面对小凯茜的疑问,玛卡却反而道:

    “我想那就是一位先知吧……要知道,先知可不单单存在于传说中,他们是真实存在着的。而在这世上,能够作出预言来的人可也不算少呢!”

    小凯茜见玛卡说得肯定,心下也不禁多了几分实感。

    “那……”

    她牵着玛卡的衣袖走在他身边,仰着头,直直地望着他的脸。

    感觉到这个小姑娘的视线,玛卡便也低下头,冲她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

    “就按照那位先知说的做吧!反正,我本来也是打算要让你去法国的……”他正说着,忽然又想了想道,“哦,要是没有发生这件事的话,你是准备继续留在这边吗?”

    “……是的。”

    见玛卡问起,正跟着往前走的小凯茜蓦地停下了脚步。

    “我想入学霍格沃兹,努力学习魔法,然后像麦克莱恩先生你一样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大家……但是,那个人连我这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的想法似乎都一清二楚。”

    说到这里,她不由道:

    “麦克莱恩,难道……就连我这个想法都是错误的吗?”

    “唔?”

    因为感觉到衣袖一紧而一同止步的玛卡见状,却是一脸轻松地耸了耸肩。

    “那位先知有说让你放弃努力的想法吗?”他微笑着道,“只是最好别在霍格沃兹上学而已。法国有布斯巴顿魔法学校,那所学校的底蕴可并不比霍格沃兹差。再说了,只要你足够地努力,再稍微加上一点儿好运气,在哪儿都能成为一名杰出的巫师!”

    ……

    小凯茜最终还是没能在圣芒戈当一名志愿者,而是也被玛卡带去了布莱克老宅。

    而后者在将她送过去之后,便又立刻离开了那里,匆匆带着那个封印着诡异物质的药剂瓶往英国魔法部赶去。

    不过在途中,他却一直都在思索着小凯茜所说的那些话。

    老实说,玛卡的内心可没有他在小凯茜面前表现出来得那么平静。尤其是那被他说得煞有其事的所谓“先知”,他自己反倒是第一个不信的。

    因为他很清楚,真正出自先知的预言,可从来没有清晰到那等程度的!

    不多时,倏然出现在魔法部大厅中的玛卡忽地就摇了摇头,兀自轻笑着道:

    “不管那家伙到底是谁……总之,这世道是越来越艰难了啊!”

    “谁说不是呢?”

    玛卡刚那么轻轻嘀咕了一句,便有人在他身后不远处接过了话头,顺着他的话附和了起来。

    “但是,该做的事还得做,”对方随即又继续道,“玛卡,已经有一些麻瓜被送去了地牢,暂时安置了起来——我叮嘱过,让他们将牢房收拾得尽量舒适一些。”

    “再舒适也就那样了!我们这也算是为了救那些麻瓜的命……当然,还有他们家人的。事急从权,暂时就别纠结那么多了。”

    随口说罢,玛卡头也不回地招了招手,接着道:

    “走吧,金斯莱!先带我去看看再说其他。”

    魔法部里的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多,哪怕时间已然临近中午,这来来去去的人流依旧是密集得很。

    与金斯莱一同挤进电梯,随着电梯时动时停,一直等那些要上楼的人都走光了,他们才得以下行至神秘事务司这一层。

    而地牢,却并不能靠电梯直接到达——他俩还得亲自走上一小会儿才行。

    “看起来,你确实已经完全恢复了?”

    在走廊里快步走着,玛卡还不忘仔细查看了一下对方的身体情况。

    事实上,由于新发现了那种物质能够在麻瓜的灵魂中潜伏下来,玛卡就更觉得有必要再检查一下金斯莱这种被那黑焰灼烧过灵魂的人了。

    “没错,”金斯莱拍了拍健壮的胸脯道,“彻底康复了——不,我甚至都觉得,现在施放起魔咒来变得更加轻松了!”

    “哦,这应该是正常现象,”玛卡点头道,“因为经过了创伤的折磨,你的灵魂已然变得更加强大了。”

    就像三大不可饶恕咒中的夺魂咒和钻心咒,这两道魔咒,都会随着对同一个对象施放的次数增加而降低收效。

    想当初金斯莱被那黑焰灼烧得痛苦万分,这便是对他精神意志的磨砺。既然他当时硬是撑过了不短的时间,自然是会有所收获的。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走过没什么人的走廊,很快就沿着楼梯下到了魔法部的最底下这一层。

    在经过第七审判室的时候,玛卡还颇为怀念地微微叹了口气——邓布利多那老头儿要是还在,自己现在说不定就能轻松许多了。

    “吱呀——”

    伴随着一声略显刺耳的开门声,玛卡跟着金斯莱走进了位于走廊另一边的一间牢房。

    近年来因为灾祸频发,许多事件都牵扯颇大,反倒是令那些往年不断生事的潜在黑巫师们越来越安分了。

    很显然,那些家伙也都是惜命的,不是吗?

    是以,这些只用来拘留那些平常罪犯的牢狱,现在几乎就全都空掉了。

    “嗯……效率还挺高的,这都送进来十多个了?”

    玛卡看着这间大牢房中的铁架床,一眼望去就看到了有十几个人正各自躺着,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他先是走上前去,逐个替他们检查了一番灵魂的状况,这才沉吟着陷入了思索当中。

    就这些麻瓜的灵魂来看,那种灰黑色的物质在潜伏状态也并非是完美隐藏的。要是他进行有针对性的感应,还是能够察觉到与常人灵魂有着些许的差异。

    可即便如此,能够让掌握了灵魂规则的玛卡也必须仔细检查才能发觉异常,这也足以证明海尔波的手段确实非同凡响了。

    在斟酌了片刻后,玛卡才微微颔首道:

    “确实没错,这些麻瓜都有潜在的危险性,必须同普通麻瓜隔离开来……对了,我刚才在来这儿之前,已经先去圣芒戈找过博恩瑟先生了,他应该很快会派来几名治疗师。到时这些麻瓜的定时看护就交给他们,记得做好保护工作。”

    “没问题。”金斯莱遂即点头道。

    在这般嘱咐了两句以后,玛卡就同他又走出了牢房,继续琢磨起了该如何将这些从麻瓜身上获得的线索利用起来。

    他有预感。

    这线索虽然目前来看还有些点儿没头没尾的感觉,可要是找对了方向,应该是能牵出一条非常关键的信息来的。

    没过多久,玛卡与金斯莱便又乘上了电梯。当后者发现玛卡在上到中庭这层就要出去时,金斯莱当即一愣,接着也连忙跟了出去。

    “玛卡,你这就要走吗?”他伸手朝上指了指道,“不去和斯克林杰见个面?”

    然而,走在前面的玛卡闻声回过头,却给了他一个微妙的表情。

    “其实我是不介意的,只可惜,你们那位部长先生现在可未必想要见到我。”他说,“所以,就算要去找他聊聊,那也得等有了具体的收获以后再说了!”

    “那你就这么让他闲着?”金斯莱开玩笑似的轻声道,“到时候我们要是有了收获,他可就又能干坐着分功劳了啊!”

    “就让他分呗!”

    玛卡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也不再多说什么,径直便往门厅那边去了。

    说实在的,他是真不在乎斯克林杰坐享收成,因为那家伙能吃得下的其实相当有限。更何况,现如今这类好处拿起来可不轻松,斯克林杰能咬着牙站在他这边,也是需要承受住相当大的压力的。

    要是换了当年那个康奈利·福吉,整个魔法部估计早就乱了套了。

    “所以说,斯克林杰倒是没什么,现在问题反而是国际巫师联合会那边。那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为了牵制他们,海尔波大概也动了不少的手脚吧?”

    门厅中,玛卡这么想了一下,随后便转身走进一个公共壁炉中消失了——可以看到,他使用飞路粉时的魔焰反应,还是那么地吓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