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前辈,这种穷凶极恶之徒,就该死无葬身之地,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好鸟,之前他差点就把我杀掉,现在还敢来这里充好人,简直就是不知廉耻。”

  君落花沉声说道,面色阴沉的看着江尘与王凤麒,这一刻他恨不得将这两个人全都干掉,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如果不是江尘的话,当初他就得逞了,何须等到现在?君家重重施压,才让风家就范。

  君落花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跟江尘抗衡的,但是白虎门不一样,化石宗更不一样,这两大宗门,是不可能畏惧江尘这个家伙的,他无门无派,独自一人,就算是白虎门跟化石宗杀掉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竟然还差点杀了君贤侄,看来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白文亮淡淡的说道,他的确有资格说这话,也完全没有将江尘放在眼中,作为折龙郡的执牛耳者,白虎门的门主,半步神皇境的实力,那可是相当恐怖的,在场之人,除了他,没有一个人的实力能够达到半步神皇境,即便是来参与百宗大会的张庭秀,实力也只不过是神尊境后期而已。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看来公平二字,只有在实力足够强硬的时候,才会被体现出来。”

  江尘嗤笑着说道,这场比试,虽说王凤麒背弃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却根本没有违规,而在这张庭秀与白文亮看来,简直就是天怒人怨一般,实在是欺人太甚。

  江尘本不想参与进来,但是奈何对方简直就是毫无公正可言,江尘无论如何也不会看着自己的徒弟受到这般欺凌。

  “识相的,就滚出这里,否则的话,别怪我化石宗不客气了。”

  张庭秀冷声说道,虽然江尘实力很强,但是他身为化石宗的使者,自然是不会有丝毫畏惧的,而且这里是白虎门的地盘,出了事情,白文亮也不会袖手旁观的,自己又有何惧呢?

  “真是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化石宗的威名,还真是响当当啊。”

  江尘冷笑道,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完全不把化石宗放在眼里。

  张庭秀的眼神也是无比的阴冷,江尘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污蔑甚至是无视化石宗,他绝对不能够坐视不理了,之前张庭秀还能够无视江尘的存在,但是现在他主动找茬儿,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如果化石宗还继续沉默的话,岂不是会被在场的所有人笑话吗?

  最重要的是,张庭秀这一次是代表化石宗而来的,而这个人公然藐视化石宗,他怎能不怒?怎能不给这个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只不过如今主事之人还没回来,所以张庭秀并没有急于动手,但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在他看来,化石宗的威严,高不可攀,江尘竟然藐视,那就只能赐他一死了。

  “看来,你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想要跟化石宗为敌了,呵呵,真是好大的气派啊,不知道在下师承何门何派呢?”

  张庭秀一脸冷漠的说道。

  “无门无派,不过你化石宗,我还真没放在眼中。”

  江尘充满鄙视的说道,这个张庭秀没他的言语一再刺激,脸色也已经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这家伙什么来头?莫非是王氏家族的救命吗?竟敢如此藐视化石宗的使者,实在是太刺激了。”

  “呵呵,谁知道呢,这年头什么人没有?不过这个人的实力,看起来颇为不俗啊,如果不是有本事之人,想来也是不敢跟化石宗叫板的。”

  “即便有实力,又能如何?化石宗的根基虽然不在这里,但是要对付一个无门无派的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而且你别忘了,这是白虎门的地盘,你觉得白虎门的人会袖手旁观吗?”

  “说的也是,看来这个家伙,注定是要挑起跟化石宗与白虎门之间的恩怨了。”

  越来越多的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连王凤麒的脸色也是变得十分的难看,站在江尘的身后,低声说道:

  “师傅,要不算了吧?咱们是斗不过化石宗的,为了我,不值得……那样师傅肯定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

  王凤麒心中充满了愧疚,师傅为了自己挺身而出,但是化石宗的强悍,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想像得到的,现在自己非但没有办法进入化石宗之中,而且还把师傅也一起拉下了水,这让王凤麒的脸色更为难看,如果师傅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他不是成了千古罪人吗?

  师傅虽然很强,可是对方那可是化石宗啊,而且还有白虎门为他撑腰,这一刻,王凤麒已经感觉到了张庭秀身上浓浓的杀机了,他是把矛头彻底对准了师傅。

  江尘淡淡的看了王凤麒一眼,说道;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活着,就必须要坦坦荡荡,潇潇洒洒,宵小之辈,就要杀之后快,不能卑躬屈膝,不能妄自菲薄,那样的话,只会让你的道心,根本不可能有成长的机会。”

  “可是,我们的罪的是化石宗啊,师傅,这件事情皆因我一人而起,师傅你大可不必为了为出头,这样势必会连累你的。”

  王凤麒始终都是对江尘充满了愧疚,自己非但没给师傅长脸,反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成为了众矢之的,这对于王凤麒来说,是相当残酷的一件事。

  “化石宗又能如何?莫说是这几个宵小之辈,即便是化石宗的高堂之上,我江尘,也来去自如!”

  江尘冷眼看着白文亮与张庭秀,这两个家伙,完全是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东西,不管是白虎门还是化石宗,看来都是一片乌烟瘴气。

  “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见你这等狂妄的家伙,这口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就凭你,还想上我化石宗的庙堂之上?真是痴人说梦,不知好歹,今日我必须要给你点颜色瞧瞧。”

  张庭秀目露精光,与江尘四目相对,战意高昂,一触即发!

  “你太垃圾,不是我的对手。”

  江尘冷冷的说道。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化石宗的威严,不可侵犯。”

  张庭秀怒喝一声,手握巅峰元神器的重尺,冲向江尘。

  一步跨出,雷霆万钧,气势如虹,奔袭之间,如巨龙翻滚,浪潮惊天。

  “好恐怖的气势!”

  “是啊,我都快要窒息了,这化石宗的长老,简直太强了,这个不知所谓的家伙,就是自寻死路,真是可笑至极。哼哼。”

  “看来,化石宗的威严,果真是没有人能够无视的。”

  就在这一刻,张庭秀以强攻之势,一鼓作气,逼近江尘。

  王凤麒脸色大变,下意识的退后而去,眼神之中充满了绝望。

  “师傅……对不起……”

  然而江尘却纹丝未动,神色平静,气息平缓,在张庭秀无比霸道的冲击之下,江尘一掌伸出,轻轻一动,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便是瞬间爆发而出,如同平地之惊雷,摧枯拉朽,在一霎那之间,将张庭秀逼退而去,后者的气势,瞬间被淹没,气息全无,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一招败北,惨不忍睹!

  【恭贺《巫颂》走上银屏,穿行夏商,巫/道双修,“巫”者,人存天地间,礼:平而唯一,相互扶持;技:通天彻地,有无穷之力。血红笔下的巫/道/山海别有一番味道,祝《巫颂》磨剑十年,一剑晴空。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