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耳机里又传来花雅的声音,“惜蕾,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双夏与雪露还在包厢里,你如果还想玩就再玩会,但是别太晚,你刚出院没两天,要注意多休息。”

    “嗯,我知道了姐,拜拜。”程惜蕾乖乖应着。

    紧接着是脚步声。

    就在程诗彤站起来打算去洗手间,耳机里忽然响起尖锐的踩压声,刺得她耳朵生痛。

    她赶紧拔下耳机,手揉着耳朵,龇牙咧嘴。

    程诗彤捏着耳机线,瞪着眼睛,怎么回事?刚才是什么声音?

    程诗彤再试着带上耳机,发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想起刚才花雅奇怪的话,以及之后尖锐的声音,程诗彤隐隐觉得不妙。

    而此时零点酒吧通道上。

    花雅眼神冷冷盯着自己的高跟鞋,脚一抬,露出地面上被踩压成碎片的监听器零件。

    她冷哼一声,收起视线,迈步离开。

    花雅一边走,一边回想洗手间内,程惜蕾疯狂的表现。

    看来惜蕾是真的失忆了,不然绝对不会背地里如此维护她。

    虽然穿着气质与以前有些变化,可程惜蕾果然还是程惜蕾,依旧把她花雅当成最亲近的人。

    思极此,花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算是彻底放心了。

    其实她知道,潘娜与谢乐儿一向喜欢在洗手间里嚼她舌根。

    她在程惜蕾身上安装窃听器,也只是想碰碰运气,看到底能不能真的撞上这出戏,借此试探下程惜蕾,可她万万没想到,潘娜背地里会那么嚣张,简直是不把她当人看!

    既然如此,关系破裂就破裂,她也懒得在潘娜面前装孙子!相反,惜蕾那疯狂的举动与言语的攻击,她听着很受用,各种过瘾的感觉,潘娜她活该!

    此时另一条通道上。

    程惜蕾目送花雅离开,正打算回家,哪知拐弯处忽然响起尖锐的嗓音,“程惜蕾!”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程惜蕾暗叫不好。

    只见谢乐儿凶神恶煞地蹿出来,跋扈地堵在通道上,“程惜蕾,瞧你这一脸意外的,不会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吧!昨天被你抽了脸,我颜面尽失,今天你又敢抽!”

    谢乐儿挎包随便往地上一丢,“现在花雅与潘娜都不在,正好我们单独较量较量……”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程惜蕾转身拔腿就跑。

    她急得赶紧追,“站住!你别跑!”

    不跑?当她是傻子吗?程惜蕾抿嘴,脚下生风。

    哪知,谢乐儿脚力挺不错的,没一会就抓住了程惜蕾的包包。

    程惜蕾被迫停下来,眼前一巴掌扇了过来……

    程惜蕾眼明手快,抬手逮住了谢乐儿的手,一把将她推开。

    谢乐儿一击不成,反而被推得撞到墙上,她疯狂地尖叫起来,“啊!我跟你拼了!”

    谁知,被这谢乐儿纠缠着,又爪又推的,程惜蕾‘砰!’地一下,被迫撞开了一间包厢。

    程惜蕾的视线撞入一个画面中,然后瞪大眼睛……

    天,瞧她看到什么了?

    幽暗的包厢里,萧靖然衣冠楚楚地坐在沙发上,温润脸因看到她,瞬间僵住。

    而宋驿帆正抱着萧靖然肩膀,撅着嘴唇落在萧靖然脸上……

    程惜蕾正呆愣着,腿上忽然一疼,是谢乐儿趁机踹了她一脚。

    程惜蕾这下反应过来,猛地退出包厢,狠狠将门关上。

    完了!铁定会被灭口的!

    “哎哟!”脚上又挨了一脚踹。

    程惜蕾皱眉望过去,见谢乐儿居然脱下高跟鞋,那十寸细跟恶狠狠往她脸上砸来……

    程惜蕾赶紧握住她鞋子,“谢乐儿你疯了!摄像头下行凶,是想蹲大牢吗?!”

    “你少吓唬人!我可不是吓大的!我……”

    谢乐儿骂着骂着,那恶狠狠地脸色忽然就变了,居然换了副花痴又美好的笑脸,而那眼神盯着程惜蕾身后,显然是看到什么人。

    程惜蕾疑惑转头,就看到宋驿帆绝色的骚包笑脸,“嗨~惜蕾。”

    程惜蕾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拔腿就想跑。

    宋驿帆眼明手快,拽住她胳膊就往屋里拖,眉眼弯弯,“跑什么呀,进来玩嘛。”

    “我不玩,你放开我!”程惜蕾死命地挣扎,无奈力气不够。

    谢乐儿则跟在身后,化了烟熏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宋驿帆与程惜蕾相连的胳膊上。

    门缓缓关上。

    程惜蕾浑身僵硬,被按在萧靖然旁边的位置。

    她低垂着头,一双手怯怯地放在膝盖上,显得有点不安,特别的拘束。

    “惜蕾也来零点了,还以为在妈妈家养伤呢。”耳边萧靖然温柔地声音。

    “嗯,有个聚会。”程惜蕾乖乖地点头回答着。

    “刚才在外面干什么呢?”萧靖然视线打在程惜蕾过份乖巧的身上,疑惑在眼底一扫而过。

    “和谢乐儿打架……”程惜蕾声音跟蚊子叫似的,轻得像做了坏事的小孩面对家长呢。

    “是吗。”萧靖然随口应着,冷冷地问,“为什么打架?”

    “噗……”不知道谁忍不住喷了一声笑,紧接着包厢响起了好些个憋笑的声音。

    声音有男有女,似乎有不少的人。

    程惜蕾隐隐觉得不对,猛地抬起头。

    视线往周边一扫,宋驿帆、苏恩沛、杜耀祖、戴嘉月、谢乐儿……

    程惜蕾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她没料到花皎的好朋友,杜耀祖与戴嘉月居然也在!

    他们什么时候与萧靖然走到一块了?他们成朋友了吗?

    除此之外,还有四个不认识的女人,看穿着应该是坐台小姐。

    而包厢里包括萧靖然和自己,整整十一个人!

    程惜蕾惊愕地瞪着眼睛,感觉脑袋不够用了,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宋驿帆与萧靖然两人偷偷那个吗?现在怎么变成公然那个了?

    “靖然,看你把惜蕾给吓得,都怪你平时太严厉了。”宋驿帆望着萧靖然调侃着。

    这程惜蕾太有趣了,前一秒还是泼妇呢,下一秒见了萧靖然,立马变成乖孩子。

    程惜蕾扫过宋驿帆。刚才笑得最大声的就是宋驿帆,简直是一花枝乱颤的花孔雀。

    谢乐儿嘲笑地是视线直往程惜蕾身上瞟着。程惜蕾果然天天受到压迫,迟早变弃妇!

    其他人看萧靖然则是一脸的佩服。

    萧靖然厉害呀,瞧他把跋扈嚣张的程惜蕾给调教的,这简直就是奇迹呀!

    程惜蕾眨巴着眼睛,看着萧靖然,“那个……天有点晚了,我想回家休息。”

    “嗯。”萧靖然冷冷应了一声。

    “那你也早点回家,拜拜。”程惜蕾轻声轻气,一副好妻子的模样,站起来往门口走。

    “惜蕾,别走呀,天还早着呢。”宋驿帆几步截住程惜蕾的路,背抵在门上,笑眯眯。

    走?这怎么行呀,他好不容才把程惜蕾拖进包厢的呢!

    程惜蕾这么有趣,必需把她留下!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