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竟然是你们的掌门?他的修为,应该是真神七境四星吧!这样的修为,竟然就能成为你们什么云河派的掌门,那我去你们门派,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为一个长老?

    ”玄月杀瞪大了漂亮的眼珠子,诧异的说道。

    “若是道友愿意来我们云河派,我们肯定给你一个长老。”水芸红笑着点点头,拍了一下身前的伟岸,又说道:“姐姐我就是咱们云河派的一名长老!”

    在水芸红出现的瞬间,唐宇和玄月杀其实都明白,他们这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的唱戏呢!

    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配合他们,将这场戏,演下去。

    “这样正好,你们一个掌门,一个长老,赶紧把你们守护妖兽抢走的万年天煞冰还给我吧!”玄月杀脸上一喜,立刻说道。

    司何松和水芸红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

    他们现在都有些后悔,把守护妖兽的事情,告诉玄月杀了。

    玄月杀现在的态度,这不明显赖上他们了吗?

    “咳咳!”水芸红神色相当不自然的笑着说道:“妹妹啊!姐姐不是不想赔你,实在是我也没有见到我们门派的守护妖兽,更没有听说过万年天煞冰,到底是什么东西。要不,妹妹你

    留下一个地址,等以后,我们找到守护妖兽,或者发现了万年天煞冰,再派人给你送过去,当做补偿吧?”

    “说的好听,谁知道你们是想故意骗我说出我的来历,还是随意打发我的。”玄月杀抱着双肩,小鼻子里面轻哼一声,偏着脑袋,傲娇的说道。“怎么会呢?”水芸红眼神闪烁了一下,连忙说道:“我们好歹一个也是云河派的掌门,一个又是云河派的长老。不说我们俩,就是为了我们云河派的面子,我们肯定也不能

    骗人啊!不然,传出去,那不就麻烦了吗?”

    “话是这么说,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毛病,但我感觉,你就是在骗我!”玄月杀依然一副不相信两人的态度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吧?”水芸红现在非常的头疼。

    她本来是想立刻把这件事情跳过,询问阵点相关的事情的,可是玄月杀明显一副不愿意撇开话题的表情,让她头疼至极。

    “你拿出个类似万年天煞冰的东西,暂时先赔给我吧!”玄月杀思索了一番后,一副很是不情愿的表情说道。

    “你怎么不去抢!”司何松脱口而出道。

    他可是听玄月杀说了,万年天煞冰可是能够帮助人领悟法则之力的东西。

    这么好的东西,他们云河派要是有,肯定早就被他用掉了。

    哪怕会等到现在,拿出来赔偿给玄月杀。

    更不用说,司何松现在可是连万年天煞冰都没有见到,谁知道玄月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万一这个不知道来历的女人,只是为了骗他们,故意提出这么一件珍贵的东西,那他们不就成傻子了吗?

    “问题是,这东西,是你们的守护妖兽,从我手中抢走的啊!我又不是强盗,为什么要去抢!”玄月杀水汪汪的大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委屈、可怜的神色。

    好像在说:真正的强盗,是你们云河派,不是我啊!

    看到玄月杀的这幅表情,司何松心中一突,表情瞬间涨红了起来。

    身为男人,他如何能够忍受一个女人,露出这样的表情。要不是水芸红在旁边,玄月杀的身边,同样也跟着唐宇这么一个男人,他说不定看到玄月杀露出这样的表情后,就立刻拍着胸口,毫不犹豫的拿出一个同等珍贵的东西,

    赔偿给玄月杀了。

    可是,司何松的身边,还站着水芸红这么一个女修。

    正所谓同性相斥。

    水芸红看到玄月杀露出来的表情,眉头便不由的皱了起来,心中怒骂了一句:小贱人,倒是挺会引诱男人的。

    水芸红虽然在心中,怒骂了玄月杀一下,但那不过是因为身为女人的她,看到另外一个姿色比她还要美丽的女人,展露妙曼身姿,下意识的产生的一种嫉妒罢了。

    但她还是冷静了下来,笑着说道:

    “小妹妹,你这话可不能瞎说,我们云河派也是个名门大派,在这方圆数万亿范围内,也是颇有名声的。你可不能随意侮辱我们啊!我们云河派绝对不是强盗!”“那我不管。”玄月杀任性的哼道。“你们没有出现,我不知道那家伙是你们云河派的守护妖兽,也就罢了。但现在我既然已经知道,在我没有找到那家伙之前,你们必须赔

    偿我!”

    “小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水芸红不爽道。

    “我哪样啊!难道不对吗?要是我的战宠,从你们云河派中,抢走了一件你们无比珍贵的东西。难道你们还能不找我要回去?”玄月杀轻哼道。

    “当然不会。”司何松眼睛一眨,连忙说道。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东西是你的战宠抢走的,那我们肯定直接找你们战宠的索要,怎么可能会像你索要什么东西呢?”司何松表示道。

    “是吗?”玄月杀眨眨眼睛,眼眸深处,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当然!”司何松虽然感觉,玄月杀此刻的表情,有些奇怪和诡异,但还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毅然点头表示道。

    “行吧!既然你都这么说,那我就相信你们了。”玄月杀诡异的笑道。

    水芸红还有些懵。

    自己费尽心思,说了那么多的话,都没有让玄月杀改变主意。

    怎么现在,就因为听了一句司何松明显有些讨好她的话,就让她改变了注意呢?

    呵!

    女人!

    果然是个虚荣心控制的生物啊!

    水芸红在心中暗暗想到。

    却完全忘记了,她自己难道不也是一个女人吗?

    一直站在旁边,静静的听着玄月杀和水芸红令人之间对话的唐宇,此刻已经明白,玄月杀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了。

    这让唐宇颇有些哭笑不得,心中暗暗想到:

    “小丫头,你怕不是真的以为,自己有一块万年天煞冰,被云河派中的守护妖兽给抢走了吧?难道你还想让自己的战宠,去云河派中,抢走一件宝贝不成?”

    “小妹妹,姐姐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水芸红看到玄月杀终于改变了注意,立刻露出一抹笑容,开口讨好似的问道。

    “说吧!什么事儿?”玄月杀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你们一直追着我们门派的守护妖兽,来到这里后,有没有发现这附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水芸红连忙问道。

    “怎么没有!”玄月杀立刻咋呼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听到玄月杀的话,水芸红和司何松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震惊的问道。“这里,原本是存在一个非常庞大的浮空冰山的。可是那只小貂,靠近这个冰山之后,莫名其妙,这个冰山就开始具体的震动,接着散发出刺眼的光芒。当时我和主人眼睛

    都看不清了。等我们的视线再次恢复,冰山和小貂都消失不见。不然,就凭那个小家伙,怎么可能躲过我和主人的追击!”玄月杀有鼻子有眼的说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