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静入人心

    走进了大颠国皇上的寝宫内,这大颠国宰相也是上前抱拳道:

    “臣参见皇上。”

    大颠国皇上也是点点头,认真道:

    “嗯,平身吧。”

    这大颠国的宰相也是直起腰来,抱拳道:

    “不知道皇上这样急着召见臣前来所谓何事啊?”

    大颠国皇上也是哽咽下,然后说道:

    “朕召见你前来,是想要和你好好地探讨一下,前线战事的。”

    那大颠国宰相也是点点头,抱拳认真道:

    “是,不知道皇上有何想法和对策啊?臣可以和皇上好好地探讨一下是否可行的。”

    大颠国皇上也是咽下了一口唾沫,随即说道:

    “是这样的,前线城池的守城将军给朕来了信件,在信件上说,他想要主动出击攻打金凤国前方城池的,想要给金凤国前方城池来个主动出击,因为之前我们大颠国战败的,因此,金凤国前方城池的将士们一定不敢料到我们这一次还敢主动出击攻打他们前方的城池的。”

    这大颠国宰相听了大颠国皇上的话后,他也是一愣,不禁也是眉头一皱,抱拳说道:

    “皇上,臣以为,现在我们大颠国前线城池内的兵马虽然充足,势力也是大增了,可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面,如果我们前线城池的兵马贸然出击攻打金凤国前方城池的话,如果攻下来了金凤国前方城池就最好不过,那若是没有能够攻打下来金凤国前方城池,那可就是对我们大颠国极为不利的啊!我们大颠国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走到了今日的这地步,如果因为再一次的冒险而得不偿失的话,那只会是将我们大颠国给再一次陷入危急之中的,因此,臣以为,现在还不是我们大颠国冒险的时候,可不要小瞧了金凤国目前的势力啊!”

    大颠国皇上听了这大颠国宰相说出的这番话和分析,他也是不禁对于大颠国宰相的话很是赞同的, 也是认真道:

    “嗯,宰相的意思跟朕也是想的差不多的,虽然暂时金凤国前方城池没有主动出兵攻打我们前线城池,但这不代表金凤国一边也能够像我们大颠国一样沉住气啊!”

    大颠国皇上也是叹了一口气,也是继续沉思了一阵之后,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接下来和金凤国的战斗,我们大颠国只能够是战胜,不能够战败的,否则的话,那对于我大颠国来说,又将是陷入不利的局面,这花费黄金买到的这些援兵支援,也是有限度的,再说了,我们大颠国国库内的黄金数目也是没有足够的数额去支撑的,因此,我们大颠国没有迫不得已和绝对的把握,朕是觉得是不能够主动出击去攻打金凤国前方城池的。”

    大颠国宰相也是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嗯,皇上说的极是啊!我们大颠国这好不容易才渡过了之前的危机,现在恢复了元气之后,不能够就又开始胡乱的折腾了,不然的话,玩火**也是可能的。”

    大颠国皇上也是认真道:

    “这么说,宰相跟朕的想法现在也是一致 了,都是不同意前线城池的守城将军主动出兵攻打金凤国前方城池了。”

    大颠国宰相也是抱拳应声道:

    “是的皇上,我们大颠国宁可不去冒这个险的,毕竟,和金凤国的战况其实进行到了今日,占便宜和主动的还是我们大颠国的啊!不管怎么说,我们大颠国手里还是占领了金凤国半个江山的城池的,所以,像现在这个的两边势均力敌的时候,应该焦急和紧张的人还是金凤国的,而不是我们大颠国的啊!”

    大颠国皇上听了大颠国宰相说出这话来之后,他也是说的在理,点点头,一脸的认真道:

    “好,那朕现在有主意了,那就是传令前线的城池内的守城将士们,继续待命,都镇守好这前线的城池,没有朕的命令不可主动再去进攻金凤国前方城池的。”

    大颠国宰相也是抱拳附和道:

    “皇上英明啊!”

    说完之后,大颠国皇上也是冲这大颠国的宰相挥手道:

    “你退下吧,朕找你前来就是想要听听你的想法和建议的,既然你的想法和朕也是一致了,那就这么办了。”

    大颠国的宰相也是随即就弯腰抱拳低头道:

    “是,臣告退了。”

    转身, 这大颠国的宰相也是快步地就往大颠国皇上的寝宫房门外面走去了。

    大颠国皇上也是随即起身就走到了一边的书桌边上了,然后也是拿起纸笔来,就开始书写信件了。

    不一会儿,这大颠国的皇上也是写好了信件了。

    然后,叠好了手中的信件之后,大颠国皇上也是站起身来,冲自己的寝宫房门外面喊话道:

    “来人啊!”

    一名大颠国的侍卫也是很快便走进了大颠国皇上的寝宫内了。

    来到了大颠国皇上的寝宫内之后,这大颠国的侍卫也是上前抱拳道:

    “皇上有何吩咐?”

    大颠国皇上也是随即就将手中拿着的信件给这大颠国的侍卫递过去了,然后一脸的认真的交代道:

    “将这信件马上飞鸽传书给前线的城池去,朕传达的指令。”

    那大颠国侍卫也是随即就从大颠国皇上的手中接过了那被叠好的信件来了,然后也是抱拳道:

    “是,皇上,属下遵命。”

    大颠国皇上也是催促道:

    “事不宜迟,你赶紧去放出飞鸽传书吧。”

    那大颠国侍卫也是不敢犹豫的,随即转身也是快步地就走出了大颠国皇上的寝宫房门去了。

    出了大颠国皇上的寝宫房门之后,那大颠国侍卫也是拿着大颠国皇上给的信件,就去了一边放信鸽的房间内去,拿出一只信鸽来,然后将手中大颠国皇上的传令信件给放在了这信鸽的身上,然后,也是将手中的信鸽给快速的放飞了去了。

    那被放飞的信鸽也是快速地挥动翅膀就往大颠国前线的城池飞去了。

    而一边,大颠国前线城池内的守城将军也是等待着大颠国皇上传来的指令。

    金凤国一边,从临安县城增派去金凤国前方城池的兵马们,也都是一路上马不停蹄的赶路着。

    都是生怕去晚了,会大颠国大颠国的兵马占便宜了。

    而金凤国前方城池内的守城将军也是内心非常的焦急,因为,他虽然知道秦玫娘已经是下令从临安县城派来了这前方城池支援的兵马, 可是,毕竟,现在前面大颠国掌控的城池内,那兵力也是不少的,所以,如果大颠国一边如果再次派兵马前来攻城的话,那对于这金凤国前方城池来说,将是非常的不利的。

    根本就不知道前面大颠国掌控的城池内究竟是有多少兵马镇守,自己城池内的守城士兵们能不能够抵抗住大颠国的兵马的攻击,这些都是未知数的。

    因此,对于这金凤国前方城池的守城将军也是显得逐渐的很是焦虑不安的。

    虽然,暂时两边城池内外都显得很是安静,并没有真正的爆发战事,可是,这安静的表面下, 其实早已经暗藏了更多的危险了。

    时间也是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过去,永不复返的。

    很快, 大颠国前线城池内的是守城将军也是接到了大颠国皇上传来的飞鸽传书和指令了。

    一名大颠国的侍卫也是抱着信鸽快步地跑入了这大颠国前线城池的守城将军的所在房间内。

    进入这房间内之后,这大颠国的侍卫也是上前禀报道:

    “启禀将军,皇上来了飞鸽传书了。”

    这大颠国前线的城池守城将军听了手下的侍卫这话,见他手中抱着的信鸽,他也是一脸的激动道:

    “哦!真是太好了,你赶紧将这信鸽身上的皇上的指令信件给取下来,给本将军呈上来。”

    那大颠国侍卫也是哽咽了一下,随即也是就伸手从他手中抱着的信鸽身上取下来了大颠国皇上发来的指令信件了。

    这大颠国侍卫也是随即就将手中取下来的大颠国皇上传来的指令信件给大颠国这前线城池的守城将军呈上去了。

    这大颠国前线城池内的守城将军也是就快速地从这手下侍卫手中接过了那大颠国皇上传来的指令信件来了。

    这大颠国前线城池的守城将军拿过来了信件之后,他也是有些迫不及待就快速地打开了信件来。

    打开了手中的信件之后,这大颠国前线城池的守城将军也是认真地就看起了信件来了。

    看了一阵信件之后,这大颠国前线城池的守城将军也是不禁眉头一皱。

    看完了信件之后,这大颠国前线城池的守城将军也是哽咽了一下,满是纠结的自言自语的说道:

    “皇上居然不答应我的主意,这可就难受了,这金凤国前方城池也是迟迟没有动静的,就这样和他们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难不成我们大颠国就这样占领了已经夺下的金凤国城池就无动于衷了啊!我们大颠国的真正目的可是要吞并金凤国的啊!这之前我们吃了一次败仗,可是,我们总不能够总是吃败仗啊!而且,这一次,我们城池内的兵力也是远在上一次攻击金凤国前方城池的兵力势力之上的啊!皇上居然都不敢冒这个险的,真是急人啊!”

    因为大颠国皇上已经传达下来指令了,这大颠国前线城池的守城将军也是不敢乱来的,毕竟,如果没有大颠国皇上的命令,这大颠国前线城池的守城将军自行发号施令派手下的兵马去攻打前面金凤国前方城池的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