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刘枫要人

    县大人听了秦玫娘这话,心里也是不禁为之一颤,“这、秦姑娘,你说、如果我不拿你去跟万青换回我妻儿,那他同样会对我的妻儿下毒手的啊!”

    秦玫娘随即说道:

    “所以啊!现在不管怎么说,大人你要先将此事禀报皇上或者皇后娘娘,只有他们才能够有权和办法救出你的妻儿的,你将我拿去和那万青做置换,你这不就摆明救了你的妻儿而坑害了我嘛!”

    县大人现在的心里也顿时陷入了一阵矛盾,虽然,秦玫娘所说的道理他都懂,但是他就是太担心自己的妻儿会被万青伤害,所以,才只能是委曲求全的答应万青的要求,替他做事,而他没有多想的是,自己这样做也就确实坑害了秦玫娘。

    县大人长出一口气,认真道:

    “秦姑娘,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本官确实不应该一心只想着救自己的妻儿,就拿你的安危去做赌注,也罢!这次我就豁出去了,我不能够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将自己为官这么多年的声誉给败坏了。”

    秦玫娘一听县大人这话,顿时一脸的高兴样,“大人,你能够想通真是太好不过了,谢谢、谢谢你,你对小女子的大恩大德,民女一定常记于心的。”

    县大人随即扭了扭脖子,说道:

    “万青,你如果敢伤害我妻儿一根寒毛,我就跟你拼了。”

    秦玫娘也随即认真道:

    “大人请放心,如果那万青真敢伤害你的妻儿,皇上或者皇后娘娘知道了此事,他们也绝不会放过他的。”

    县大人满是纠结道:

    “秦姑娘,这次我为了救我妻儿,为了不牵扯你,我真的是就算彻底和那万青的关系给闹僵了,这件事情过后,本官可能也就做不成这县太爷了,我也得找退路,离开这京都了。”

    秦玫娘随即说道:

    “大人,与其被万青这样的人威胁,还不如罢官离开这京都的好哩!到时候,你若是不嫌弃,你就跟我们一起离开京都,去别的地方过活,只要去一个被万青找不到的地方就是天堂。”

    县大人不禁大笑了两声,说道:

    “好一个去一个万青找不到的地方就是天堂啊!”

    秦玫娘随即认真道:

    “大人,那现在事不宜迟,你应该马上去向皇上或者皇后娘娘禀明事情,请他们出手,将你的妻儿赶紧从万青的手中给救出来。”

    县大人点头道:

    “嗯,本官这就去启程去皇宫里,秦姑娘就先在府上歇息,等我救回了我的妻儿,本官就放你走。”

    秦玫娘说道:

    “好,那大人就快快去吧。”

    县大人随即就快步走出了房门,就在他带着侍卫出了府门之后,突然就被刘枫给挡住了。

    只见刘枫手持长剑,站在县大人的府外,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

    县大人手下的侍卫们见状,随即都拔刀围在了县大人的身前。

    县大人见状,随即冲刘枫问道:

    “你是什么人?为何堵在本官的府门前?”

    刘枫随即一脸认真道:

    “我是何人不重要,我今日前来就问大人要一个人。”

    县大人不禁一脸疑惑道:

    “要人?你找本官要何人?”

    刘枫认真道:

    “我要秦玫娘,昨夜大人手下的侍卫抓走了秦玫娘,她并没有触犯刑法,你为何要派人抓捕她,如果大人今日拿不出说法,要么放人,要么就等着我手中的长剑不长眼睛了。”

    县大人随即说道:

    “你不要激动,本官抓捕秦玫娘虽然不是因为她触犯刑法,但是,本官也绝不会害她的,你放心,等本官处理完手头的要事,就一定将秦玫娘放了,绝不会伤害她的。”

    刘枫不禁冷笑两声,说道:

    “废话,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你好不容易才抓走了她,你会像你说的这样轻松,说放了她就放了她吗?”

    县大人身旁的一名侍卫冲刘枫严厉道:

    “你到底什么人?竟敢在此撒野,真是胆子够大的,你是不是想要蹲大牢了。”

    刘枫大笑一声,认真道:

    “真是笑话,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胡乱抓人,还跟我在这里理直气壮,可笑的人是你们,我劝你们赶紧将秦玫娘放了,不然,我是不会让你们也好过的。”

    县大人随即缓缓走向前冲刘枫说道:

    “好汉,本官已经给你说过了,我派人抓来秦玫娘,不会伤害她的,本官只是有些事情想要询问她,等问完了,自然就会放了她的,你先回去,等过两日再来我府上接她可好?”

    刘枫不禁笑了笑,说道:

    “大人,你就不要骗我了,我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你骗不了我的,最好赶紧将秦玫娘放出来,不然,今日,你就不要怪我闯进你这府内救人了。”

    县大人顿时一愣,从腰间掏出些银子来,递给刘枫,微笑道:

    “来来来、这银子你先拿着,在城内随便找家客栈先住着,二日之后,你就来我府上接秦玫娘,你看怎样?这秦玫娘暂时对本官非常的重要,我还不能够先放走了她,所以,还请你见谅!”

    刘枫见县大人这般,他也顿时心里一颤,有些看不明白这县大人的意思了。

    “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来找你,是想让你放了秦玫娘的,我不是来跟你要银子的。”刘枫认真道。

    县大人笑了笑,说道:

    “本官知道你今日前来的目的,可是我也跟你说明白了,这秦玫娘暂时我还不能够放了,等两日之后你来我府上,本官一定将秦玫娘交给你。”

    刘枫一愣,脸色一沉,“不行,我马上就要带她走的,你若是不答应的话,那我就闯进你府上救出她来了。”

    县大人顿时后退几步,严厉道:

    “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官可是给足了你的面子了,你不要逼我成吗?”

    刘枫苦笑两声道:

    “我哪敢逼你,你这是逼我!”

    话毕,刘枫将手里的剑一挥。

    县大人手下的侍卫们见状,随即冲上去,将县大人给护在了身后。

    县大人 冲刘枫认真道:

    “你这样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本官劝你还是三思后行,如果你打伤了我手下侍卫和我的话,那你这就是重罪,你会被抓进大牢里的,你可最好不要乱来的。”

    刘枫随即说道:

    “我才不管这些,既然你们这些当官的都不讲道理了,那我这个平民百姓对你们还有什么道理可讲的,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放不放秦玫娘?”

    县大人说道:

    “秦玫娘现在我还不能放的,请你不要这样逼本官。”

    刘枫大笑两声,说道:

    “那好,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动粗了。”

    刘枫随即挥剑就准备朝着身前的侍卫们攻击。

    县大人见状,随即后退几步,满是纠结的表情。

    县大人手下的侍卫们也就随即挥着手中的大刀朝着刘枫攻击了去。

    刘枫随即挥剑和这些侍卫们打斗了起来,一时间兵器发出的声音阵阵入耳,好不刺激。

    刘枫挥着剑,不时,拳脚并用,将围在身边的侍卫们都给打倒在地,动弹不得。

    县大人见状,也是吓得不禁一哆嗦,“这家伙的武功还挺厉害的,这可如何是好?”

    刘枫很快便将围在身前的侍卫们全部打倒在地了,那些侍卫们躺在地上不时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来,痛苦不已的样子!

    刘枫手持长剑,站着一动不动,突然一个转身,望着县大人站着的方向,一脸认真道:

    “赶紧交出秦玫娘来,不然,我就要杀进府里去了。”

    县大人见状,随即后退几步,来到了府邸的大门外,冲门外的两名侍卫吼道:

    “你们俩还愣着作甚?还不快进府去,赶紧将府内给关起来。”

    话毕,县大人随即一个快步就跑进了府门内,让两名侍卫随即也进了府内,将府门给随即关起来了。

    刘枫见状,不禁笑了笑,“就这一道门就想要难住我刘枫,也太小瞧人了吧!”

    刘枫随即轻轻一跃,整个人就离地朝着府邸的房顶飞了去,他就像是一只小鸟般轻盈,飞到了房顶上面。

    县大人藏在府邸的大门内,不敢开府门。

    突然,刘枫就从房顶缓缓飞到了府内。

    县大人见状,也是吓得满是惊讶,“啊!这都能够飞进来,这轻功可真是了得。”

    县大人身旁的两名侍卫见状,也是吓得随即拔出了腰间的刀来。

    刘枫望着县大人一脸认真道:

    “大人,你就不要躲躲藏藏了,今日你若是不放人,我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县大人随即叹口气,缓缓往刘枫身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好汉,你不要冲动,方才是本官不是,你不要误会,其实,我抓秦玫娘来,是有原因的,我也是被逼无奈的,不然,她又没有犯罪,本官怎么可能会派人去抓捕她。”

    刘枫一听县大人这话,顿时眉头一皱,问道:

    “哦,县大人这么威风的人,也会被逼无奈,我看你就是不怀好意,才派人前来抓捕玫娘的。”

    县大人随即说道:

    “好汉,咱们今日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请进屋,本官再慢慢给你解释一些我的苦衷,正好秦玫娘也在,咱们就把话说开,免得误会引起不必要的仇恨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