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有悲有喜

    就这样,秦玫娘搀扶着皇后娘娘就往一边的木桌旁走去了。

    扶着皇后娘娘坐了下来之后,秦玫娘也是坐在了皇后娘娘的身旁。

    秦玫娘率先拿起筷子来,望着这木桌上面摆放着的各种菜肴,她也是随即动筷子先给皇后娘娘身前的碗里夹菜,一边夹菜一边冲皇后娘娘说道:

    “母后,无论如何,这活着的人总归还是要坚强的活下去啊!相信太子他泉下有知的话,他也是不想看着你为他的死而伤心难过的啊!我们赶紧用膳,不然一会儿这些膳食可就都凉了,凉了也就都不好吃了。”

    皇后娘娘缓缓地调整了一下呼吸的节奏,冲秦玫娘说道:

    “玫娘,你自己吃吧,母后现在没有食欲,一会儿想要吃会让手下的婢女们再去准备的,你不要担心母后,母后缓一缓就好了,我没事儿的。”

    秦玫娘也是顿时一愣,说话道:

    “那怎么成,母后你若是还这个样子的话,你让我这心里也是不好受的了,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告诉你实情了,你也就不会为了太子的事情,而这样的不开心了,你不用膳的话,那我也不用膳了,你不吃的话我也没有胃口了。”

    皇后娘娘一听秦玫娘这样说,她也是愣了愣说道:

    “玫娘啊!娘这是一时心里难受,吃不下食物,你又何必这样逼着母后用膳哩!我不是说过了,母后一会儿再用膳就好了,这会儿你先用膳啊!母后就坐在这里陪你。”

    秦玫娘见皇后娘娘还是不肯用膳,她也是站起身来,缓缓地说道:

    “母后,既然你对于太子的死这么的在意,那我也就无话可说了,不管怎么说,你要知道,他当初可是做出了叛国的事情,像他这样的人,就算是不死在战场上,就算他现在还活着的话,那也是会留下骂名的,他也是活得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你为了这样的太子伤心难过,我真是为你感到不值得的。”

    皇后娘娘一听秦玫娘这样说太子,她也是心里不禁一颤,也是哽咽道:

    “玫娘,你怎么能够这样说太子呢?就算他再怎么错,叛国了,但是,他在母后的眼里,也跟你一样,你们都是母后的孩子啊!不管他做了任何的错事,也不管是得罪了谁,母后都是不想他死啊!他活着,母后也是对他会一直有个念想的啊!如果他死了,那母后肯定也是会为他伤心难过的啊!母后也是人啊,母后不是无情无义的畜生呀!”

    话毕,皇后娘娘的眼泪也是又给流下来了。

    秦玫娘见状,也是一脸的纠结道:

    “母后,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伤心,可是,没有谁想让谁死的啊!太子的死是个意外,也不是谁害死他的,所以,你就不要这样自己惩罚你自己遭罪了,你这样做只会让我也为你感到难受的,我之所以告诉你太子的事情,只是想要你知道这件事情的,不是想要来故意看你伤心难受的啊!”

    就在这时,一名金凤国的侍卫也是快步地就跑进来了皇后娘娘的寝宫内了,见皇后娘娘和秦玫娘都在,那金凤国侍卫也是随即抱拳说道:

    “启禀皇后娘娘和公主,燕国派来了使者送黄金给我们金凤国来了,现在就在皇宫的大门外面候着召见了。”

    秦玫娘一听这金凤国侍卫说,燕国派来了使者给金凤国送黄金来了,她也是顿时一脸的高兴和激动道:

    “哦!燕国给我们金凤国送黄金来了,现在就在皇宫大门外面了,真是太好了,你赶紧出去宣见燕国使者。”

    那金凤国的侍卫也是随即抱拳应声道:

    “是,公主,那属下这就去皇宫的大门口带燕国的使者前来见你。”

    秦玫娘愣了愣,也是立即说道:

    “不不不,燕国给我们金凤国亲自送来黄金,我应该亲自出宫去迎接一下燕国的使者的。”

    那金凤国的侍卫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嗯,公主所言极是,公主若能够亲自去皇宫大门外面迎接燕国的使者,那是再好不过的。”

    皇后娘娘也是来不及多问,冲秦玫娘问道:

    “玫娘啊!这燕国为何会突然给我们金凤国送来黄金的啊?”

    秦玫娘也是侧过头冲皇后娘娘说道:

    “母后,你有所不知的,燕国送来的黄金都是先借给我们金凤国的,是帮助我们金凤国凑的求援需要用的黄金的。”

    皇后娘娘依旧是一脸的难过的样子,但是,一听秦玫娘说,燕国送来的黄金是为了金凤国求援用的话的时候,她的内心也是顿时有一丝的高兴,毕竟,求援是金凤国目前的大事啊!大颠国步步紧逼,留给金凤国应付的时间已经是不多了。

    秦玫娘也是冲皇后娘娘满是认真地说道:

    “母后,你赶紧用膳吧,我这就去皇宫的大门外面去迎接燕国的使者去了,毕竟,燕国为了我们金凤国的事情,也是倾力相助了,我们金凤国皇室的人可不能够怠慢了他们燕国的人的,现在父皇也病倒了,我必须亲自去迎接燕国的使者去。”

    皇后娘娘也是点了点头,冲秦玫娘说着让她宽心的话来:

    “你去忙你的吧!你不要担心母后,母后会想开的,不会做傻事儿的。”

    秦玫娘也是随即就转身,然后快步地就往皇后娘娘的寝宫房门外面走去了。

    一边站着的那金凤国侍卫见状,也是随即就跟着秦玫娘也出了房门。

    很快,秦玫娘也就快步地出了金凤国皇宫的大门了,出了皇城的大门口,只见燕国的一队人马也是站在了皇城的大门外面的坝子里面。

    那燕国护送黄金前来金凤国的使者见秦玫娘走皇城的城门内走出来了,他也是随即上前,抱拳说道:

    “你是?”

    秦玫娘也是一愣,然后说道:

    “使者大人,我是金凤国的公主,本公主听说你们燕国给我们金凤国送来了黄金,不知你们燕国为我们金凤国凑了多少的黄金啊?”

    那燕国的使者一听秦玫娘说,她是金凤国的公主,他顿时也是一脸的疑惑,不禁也是一脸的不解道:

    “金凤国公主!你不是已经嫁入了我们燕国,做了燕国的太子妃了嘛,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啊?”

    秦玫娘也是因为一时高兴,竟突然将金凤国和燕国和亲的事情给忘记了,她被燕国的使者这样一问,也是给问住了。

    秦玫娘也是顿时在心底惊讶道:哎呀!我怎么能够这样说,怎么能够说出自己的身份哩!这可怎么办,如果让燕国皇上和太子知道了那嫁入燕国的不是我,而是我们金凤国的一郡主而已,那郡主是顶替我嫁给燕国的太子的,那我们金凤国和燕国的和亲不就完蛋啦!

    秦玫娘也是灵机一动,随即强颜欢笑地说道:

    “使者大人,之前嫁入你们燕国的公主那是秦玫娘的,她嫁入你们燕国之后,我们父皇又是随即将我给册封了公主,因此,你才会觉得不可思议的。”

    那燕国的使者听了秦玫娘这样解释,他也是缓缓地点了点头,附和道:

    “哦!原来如此,下官就说嘛,怎么金凤国又冒出来了一个公主了。”

    秦玫娘也是顿时就岔开了话题,冲那燕国的使者问道:

    “使者大人,这一次,你送来了金凤国多少的黄金数目啊?”

    那燕国的使者也是随即抱拳回答道:

    “回公主的话,这一次,我们燕国为金凤国凑足了一千五百两的黄金数目。”

    秦玫娘听了这燕国的使者报出了为金凤国凑足了一千五百两的黄金来,她也是顿时一脸的惊讶道:

    “啊!你们燕国可真是够富裕的啊!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就为我们金凤国凑了一千五百两的黄金,真是让本公主很是意外啊!”

    那燕国的使者也是随即伸手指着一边那停靠的两辆马车说道:

    “所有的一千五百两的黄金都装在这两辆马车里面,还请公主前去过目便是。”

    秦玫娘也是不禁笑了笑,冲那燕国的使者说道:

    “使者大人不必这样,既然你已经说了,这两辆马车里面装满了一千五百两的黄金,那本公主是相信的,所以,就不用亲自去清点了。”

    那燕国的使者也是随即抱拳,一脸认真地说道:

    “公主,下官临走的时候,我们皇上也是亲自交代过了,要你们金凤国皇上亲自清点这两辆马车内装的一千五百两黄金数目,这一千五百两的黄金不是我们燕国凑齐的,我们皇上也是想办法去借的,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黄金借给你们金凤国的。”

    秦玫娘听了这燕国的使者的话后,也是随即说道:

    “使者大人,我父皇近日龙体欠佳,所以,在卧床养病,因此,我父皇是不可能来亲自清点这两马车的黄金数目了,实在不行的话,那就我亲自清点一下这两辆马车内装的黄金数目吧,我现在也是金凤国的公主了,我亲自清点的话也就等于是父皇清点了,事后我会将黄金的总数目禀报给我父皇便是,使者大人的意思呢?”

    燕国的使者一听秦玫娘这话,他也是愣了愣,然后点头道:

    “好吧,既然你是皇上亲自册封的公主,那你也就替你父皇清点一下这两辆马车的皇后数目也是可以的。”

    秦玫娘也是随即冲身边的一名金凤国侍卫说道:

    “你去,上马车清点一下两辆马车上装的黄金数目,然后向本公主禀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