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出现意外

    那御医也是随即缓缓从地上给站起身来了,他的双腿有些微颤,但是,很快又便恢复如初了。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冲那御医说道:

    “来,你过来,你给我松开绑着我的绳子,我给你银子,你赶紧来给我松绑啊!”

    那御医望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愣了愣,说道:

    “驸马爷,没有公主的命令下官可不敢给你松绑的,你就还是忍着吧!”

    大颠国公主也是随即寝宫房门外叫道:

    “来人啊!”

    一名大颠国侍卫也是随即便快步走进来了大颠国公主的寝宫内了,冲她抱拳道:

    “公主有何吩咐?”

    大颠国公主随即说道:

    “你赶紧收拾一间房间,给这御医先住着,另外、传令下去,没有本公主的命令,这御医是不能够随意离开我这公主殿的,他得随时待在公主殿内,随叫随到,以备不时之需,毕竟驸马现在这个样子,随时都是需要御医的。”

    那大颠国侍卫也是抱拳道:

    “是,公主,属下这就去办。”

    话毕,那大颠国侍卫也就随即转身,快步地走出了大颠国公主的寝宫房门去了。

    那御医虽然很是不愿意留在这公主殿内,但是,他作为朝中的臣子也只能够是听从皇室的人安排,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的。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见状,也是不禁满是郁闷,心想着:这下好了,公主为了自己装病,居然都下令将这御医都给留在了这公主殿内了,我想要装病被松绑也是不可以了,完蛋了!这下完了,我不是真正的太子的身份迟早是会暴露的,难道,我就只有这样等死了吗?

    大颠国公主冲那御医说道:

    “你先下去吧,驸马如果有什么身体不适的话,我会派人去叫你的。”

    那御医抱拳道:

    “是,公主,那下官这就告退了。”

    话毕,那御医就随即转身,快步地走出了房门去了。

    这御医出了大颠国公主的寝宫房门之后,门外站着的一名御医也就随即冲他说道:

    “御医,请跟我来吧。”

    随即,那侍卫就带着那御医往一边的房间走去了。

    大颠国公主的寝宫内,顿时又是变得安静了下来了,大颠国公主坐的实在是累了,她缓缓用手撑住将身子给躺在了床榻上面了,她侧着身望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顿时陷入 了一阵沉思之中,他知道自己的处境越是在这大颠国皇宫内多待一日,那么他暴露身份的日子也就越来越近了。

    毕竟,这易容术做好之后,过了一定时间之后,脸上的易容物也是会慢慢褪掉的,到时候就会露出他本来的面目的。

    时间就这样,又过了几日之后。

    这日一早,几名婢女就端着金盆、端着早点来到了大颠国公主的寝宫内了。

    几名婢女进入了大颠国公主的寝宫内,就放下了各自手中端着的物品。

    一名婢女先是给大颠国公主洗面了,给大颠国公主洗好之后。

    大颠国公主也是随即冲那婢女说道:

    “你去给驸马也洗一洗脸,他回来这么几日,一直就这样被绑在了那木椅上面,前几日他不想洗面,今日,你们再去给他洗面,他现在还睡着了,悄悄地给他洗脸,这好歹也是大颠国的驸马爷啊!不洗脸这算个什么事儿啊!快去,给驸马洗脸之后,就叫醒他来,喂他吃早点了。”

    那婢女弯身道:

    “是,公主,奴婢这就去给驸马爷洗脸了。”

    随即,那婢女就端着金盆走到了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身前,将手中端着的金盆放到了旁边的凳子上面,拧干手中的帕子,然后,就将帕子缓缓伸到了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的脸上,想要给他洗脸了。

    因为被绑在这木椅上面,加之之前几日,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没有怎么睡,所以,他很是困,睡得很死,根本就没有察觉,这婢女会亲自过来悄悄地给他洗脸了。

    那婢女将帕子放到了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的脸上,就开始稍稍用尽擦洗了起来。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突然惊醒了,他猛地睁开眼睛来,那眼神很是惊讶和犀利,让那婢女有些措不及防。

    只见那婢女见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突然睁开了眼睛来了,她也是吓得不禁后退了几步,她不敢直视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 的眼睛。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眼睛有些泛红,但是,很是惊讶的目光望着那婢女,缓缓说道:

    “你要作甚啊?”

    那婢女也是一愣,说道:

    “驸马爷,公主让奴婢给你洗洗脸,奴婢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一听那婢女这话,他也是随即说道:

    “这么说,你用了那打湿的帕子擦拭过我的脸了?”

    那婢女点头道:

    “是的,驸马爷。”

    床榻上坐着的大颠国公主望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的脸,也是不禁一愣,听他说话的语气和腔调,突然有些不太一样。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不禁在心底默念道:完蛋了!估计过不了多久,我这面貌就会恢复我本来的样貌了,我死定了!我怎么这么大意啊!居然睡着了,让这婢女给钻了空子了。

    大颠国公主说道:

    “驸马,你今日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我怎么感觉你今日说话的语气跟往日不太一样啊!”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笑了笑,说道:

    “公主多虑了吧!我怎么就跟往日不太一样了啊?”

    大颠国公主一听这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说出这话来,她也是一惊,情绪激动道:

    “驸马!你想起什么了吗?你认得我了?”

    那站在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一边的婢女见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脱皮的现象,她顿时也是吓得大叫了一声:

    “啊!驸马爷,你的脸。”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一听那婢女这话,他此刻也是明白,自己被易容的脸面已经露出破绽了,马上他就要露出本来的样貌了。

    大颠国公主见状,也是一惊,见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的脸上脱皮的症状也是越来越严重,很快,他的脸上就缓缓掉下来了一块一块的像皮肤一样颜色的东西来。

    一名婢女也是随即冲大颠国公主喊话道:

    “公主,你快看驸马爷的脸啊!他这是怎么了啊?好吓人啊!”

    大颠国公主也是不禁哽咽了一下,冲那婢女说道:

    “你赶紧去叫御医前来,查看一下驸马这是什么情况,快去!”

    那婢女也是随即就转身快步地跑出了大颠国公主的寝宫房门去叫那御医去了。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知道,很快他本来的样貌就会露出来了,他冒充金凤国太子的事情,势必会激怒大颠国皇上和大颠国公主的,自己在劫难逃,摆在眼前的路,只要死路一条了。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不禁苦笑了一阵,说道:

    “哈哈哈哈,没有想到,事情这么快就暴露了!也好、也好……”

    大颠国公主也是望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不禁心里一颤,激动道:

    “啊!你是谁?你不是驸马!”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一听大颠国公主这样的问话,他也是收起了苦笑,如释重负的说道:

    “罢了罢了,公主,事到如今,我也就不再隐瞒你了,我承认,其实我根本就不是金凤国的太子。”

    大颠国公主一听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差点没有坐稳,她一手撑在了身旁,满是惊讶地望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问道: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为何要欺骗本公主?还骗了我这么几日。”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大笑了几声,说道:

    “公主,其实我什么都不是的,我不过只是金凤国皇宫内的一名普通侍卫而已!我之所以是我们太子的模样,其实,是因为被做了易容术而已的,我原本的样貌并不是这样子的。”

    就在这时,一名婢女带着那御医就快步地来到了大颠国公主的寝宫内了。

    一进入大颠国公主的寝宫房内,那婢女就随即冲大颠国公主说道:

    “公主,御医被请来了。”

    那御医也是随即说道:

    “公主,这么急着传唤下官所谓何事啊?”

    大颠国公主一脸纠结的样子,伸手指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没有说话。

    那御医也是放佛知道了什么,而且,事情应该还是很严重的,因为,他看出来大颠国公主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的。

    那御医冲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放眼望去,只见,他的脸上因为之前的掉皮之后,现在,脸上的肤色已经出现了大不同,而且和金凤国太子的样貌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那御医也是不禁一脸惊讶道:

    “啊!他被做了易容术!怎么会这样的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