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如梦醒来

    这婢女也是没辙,为了不让大颠国公主继续这么伤心难过下去,她也只能够是这样暂时撒谎了,声称御医说了,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的症状是可以被尽快医治好的。

    大颠国公主也是不禁一愣,深呼吸了几下,随即冲那婢女问道:

    “驸马人呢?他现在在哪里啊?不管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也不会嫌弃他的,你赶紧去将他带来,就算他现在变成了一个傻子,那我也是依然会爱他的,我对他的心从未改变过的。”

    那婢女也是随即说道:

    “公主,驸马爷方才在你晕倒了之后,他就一个人出去了房门,现在他就在公主殿内,奴婢这就出去将他给公主带来的。”

    大颠国公主点头道:

    “好好好,你赶紧去将驸马给我带来,我要看着他。”

    那婢女也是随即说道:

    “那好,奴婢这就出去叫驸马爷进来。”

    话毕,那婢女也就转身快步地走出了房门去了。

    大颠国公主也是半天没有回过神的样子,她望着自己寝宫的房门口的方向,像是望着一团希望之光一般,等待着他心目中的驸马再次走进来房内,来到自己的身旁。

    那婢女快步走出了大颠国公主寝宫的大门之后,就快步地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身旁走去了。

    来到了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身前,那婢女冲他说道:

    “驸马爷,公主说她想要见你,你赶紧跟奴婢去她的寝宫见她吧!”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望着那婢女傻笑了几声,装傻道:

    “你是公主?”

    那婢女一听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称呼自己为公主,她也是顿时一脸的惊讶道:

    “不不不,驸马爷可不要开这玩笑话,奴婢只是公主身边的一小小婢女而已!奴婢可不敢冒充公主的。”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不禁笑了笑,摇头晃脑了几下,说道:

    “既然你不是公主,你来找我作甚啊?”

    那婢女也是没有管那么多了,她知道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目前的状况是脑子受过伤的,呆头呆脑的,所以,跟他好言好句的是说不通的,索性,她就是一把抓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往大颠国公主的寝宫房门口走去。

    话说,换做以往,这婢女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她又不敢直接就这样大庭广众之下,一把抓着驸马爷就这样往大颠国公主的寝宫内去。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公主殿内的一些大颠国侍卫和婢女们,见那婢女一把抓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的手就往大颠国公主的寝宫内走去,他们也都是一脸的惊讶和意外!

    当那婢女将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给拉到了大颠国公主的寝宫房门前的时候,她也是快速地松开了抓着的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的手,然后冲他说道:

    “驸马爷,你赶紧进去吧,公主还在等着见你哩!”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站在大颠国公主的房门前也是一愣,傻笑了两声,冲那婢女故意调侃道:

    “你真好笑,你不就是公主嘛!你让我进这房间内去见谁呀?”

    那婢女也是不禁满脸通红地一把将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给往大颠国公主的寝宫房门内推了去。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差点被房门口底下木栏给绊倒,他快速地抬腿就躲过了一劫,进入了大颠国公主的寝宫房内去了。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进入了大颠国公主的寝宫内,他也是不禁哽咽了一下,没有立即将目光望向大颠国公主。

    大颠国公主见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突然就走进来自己的寝宫内,她也是顿时一惊,满是深情地望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

    大颠国公主不禁情绪激动道:

    “啊!驸马、驸马你看着我啊!我是你的妻子啊!就算你受过严重的伤,那你也不应该将我给忘记了啊!”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傻笑了几声,冲大颠国公主疯癫道:

    “真是可笑,方才门外那女子非说自己是公主,现在你又说是我的妻子,你们到底都是谁呀?为何要这么逗我啊!我是金凤国太子的,你们这么跟我开玩笑,难道你们就不怕我治你们的罪吗?”

    大颠国公主一听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说出这话来,她也是不禁伤心道:

    “驸马,到现在我还真不相信你会变成这样子的,你这样傻傻让人分不清楚,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你一点也不像金凤国的太子爷,我们大颠国的驸马啊!”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装出一脸郁闷道:

    “我不跟你说道了,你竟说些这莫名其妙的话来,让我好不自在啊!”

    话毕,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就转身又走出大颠国公主的寝宫房门去。

    只见大颠国公主房门外站着的那婢女也是随即快步走进来了,挡在了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身前,说道:

    “驸马,你这是又要去哪儿啊?你和我们公主可是夫妻的,你为何见了她就要躲,就算你可以忘记过去的一切,那你也不应该将我们公主给忘记了啊!”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不禁傻笑了几声,说道:

    “你还真是奇怪!方才你还说是大颠国公主,现在,你又想要来骗我啊!我是金凤国太子爷,怎么可能会和大颠国公主是夫妻啊!”

    话毕,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就继续迈步想要尽快走出大颠国公主的房门去。

    可那挡在身前的婢女也是根本就没有退让的意思,使劲的要挡在了他的身前,不让他出大颠国公主的房门。

    大颠国公主见状,也是随即冲那婢女说道:

    “你一定要挡住驸马,不要让他出去,他现在这个样子出去的话,让下人们瞧见了,又会说三道四的。”

    那婢女也是认真道:

    “是,公主,奴婢挡住驸马爷的去路,不让他出去房门的,你就放心吧。”

    大颠国公主也是随即说道:

    “你赶紧派一名侍卫去御医府,传唤一名御医前来,本公主要亲自问问御医,听听御医是怎么说的。”

    那婢女应声道:

    “是的公主,奴婢这就去。”

    话毕,那婢女也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用劲将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给推开了,然后,她快步地跑出了房门,然后,将房门给关上了,冲门口的两名侍卫说道:

    “你们一定要将房门给拉着,不能够让驸马爷出来了。”

    两名房门外站着的大颠国侍卫一听那婢女这话,他们也是一愣,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那婢女也是随即认真道:

    “这是公主的命令,难道你们想要抗命吗?”

    两名大颠国侍卫也是顿时提起了精神来,都随即伸手将大颠国公主的房门给拉住了。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金凤国侍卫也是随即迈步走到了房门后面,伸手就想要打开房门来。

    可是,他一用劲才发现,门外被两名大颠国侍卫给拉着的,他也顿时一愣,大声道:

    “开门、开门啊!锁着我作甚啊?”

    大颠国公主也是望着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说道:

    “驸马,你不要想着出去了,没有我的命令你是出不去这道门槛的。”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见状,也是不禁眉头一皱,心想:看来是出不去的了,也不知道这大颠国公主想要闹哪样,我还能够坚持多久,我自己都不知道了,这脸上的模样也不知道何时就消散了!我得想办法出去皇宫才行啊!本来想着想办法能不能让大颠国皇上尽快将大颠国边境的城池地契给派人送去金凤国交给皇上,现在大颠国皇上不但反悔了,我也被彻底困在这大颠国皇宫内了,我不但没有完成皇上交代的重任,只怕还是随时会小命不保的啊!真是倒霉了。

    大颠国公主也是继续喊话道:

    “驸马、驸马,你在那放么后面发什么愣啊?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啊?”

    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回过神,傻笑几声,说道:

    “想要关住我,没有那么容易。”

    话毕,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也是随即倒在了地上,然后,双手抱着自己的肚子位置,然后,假装大声喊疼道:

    “啊哟!肚子痛!肚子痛、痛死我  了,啊!”

    大颠国公主见状,也是坐在床榻上一脸的惊慌道:

    “驸马,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吓唬我啊!”

    话毕,大颠国公主也是双手抓着被子,满是纠结的样子。

    大颠国公主也是随即冲房门外吼道:

    “来人啊!”

    大颠国公主的寝宫房门外也是随即就走进来了一名大颠国侍卫,他走进来了房内,冲大颠国公主和地上躺着的那被易容成太子模样的金凤国侍卫抱拳道:

    “公主、有何吩咐啊?”

    大颠国公主随即冲那侍卫说道:

    “驸马肚子疼,你赶紧去请御医前来,给他好好地诊治一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