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颇为为难

    这守城士兵将军也是只好磕头道:

    “末将遵命,多谢公主的考虑周到,末将来世有机会一定报答公主对末将的恩情。”

    秦玫娘也是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

    “好了,你起来吧,我也是经历过生离死别的痛苦的, 所以,我不想让你的家里人承受这更重的打击,至少,就算父皇真的降罪要你的命,你也可以和你的家里人见最后一面的。”

    这守城士兵将军也是纠结不已!他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冲秦玫娘说道:

    “公主,末将这就立刻交出自己的兵权来,交由公主全权调遣手下的将士,你再将我给立刻关押起来吧,等皇上降罪之后再做定夺吧。”

    秦玫娘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现在也只能够是如此了。”

    这守城士兵将军也是随即从自己的胸前的盔甲里面掏出了他的兵权令牌来,交给了秦玫娘。

    秦玫娘接过了兵权的令牌,收好之后冲这守城士兵将军说道:

    “既然如此,将军,那我就对不住了。”

    这守城士兵将军也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态度,说道:

    “公主快发号施令吧!”

    秦玫娘愣了愣,也是随即冲房门外叫道:

    “来人啊!”

    房门被突然推开了来,两名金凤国士兵也是走进来了。

    秦玫娘冲那两名士兵说道:

    “你们俩赶紧将你们将军给押下去关押起来,等候皇上的降罪诏书前来。”

    两名士兵一听秦玫娘这话,也都是一脸的惊讶,两人相互望了一眼,又望着这守城士兵将军发愣,“这……“。

    这守城士兵将军见状,也是随即冲两名士兵严厉道:

    “你们连个还傻站着作甚!你们没有听到公主的命令吗?你们赶紧将我押下去关押起来吧!”

    秦玫娘望着两名士兵说道:

    “毕竟他是你们的将军,你们将他给请下去吧,先关押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许放他离开这里。”

    两名士兵抱拳道:

    “是,公主。”

    随即,这守城士兵将军也是摘下来了自己头上所佩戴的将军帽子,放在了一边的木桌上面,就快步地朝着房门外走了去。

    两名士兵见状,也是随即跟着他们将军出了房门去了。

    秦玫娘望着那木桌上面放着的这守城士兵将军的将军帽子,她也是顿时不禁感慨道:

    “哎!在这节骨眼儿上,怎么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折损了我金凤国一万将士,本来我们金凤国的兵力就不足以抵抗大颠国的,这样一来,对我金凤国的打击可是甚大的啊!也不知道赶来的援兵何时可以赶到这里来,不然,以这城内目前所剩下的兵力,万一这大颠国再次派来重兵想要攻城,那这边境的城池可就危在旦夕啊!”

    一想到这里,秦玫娘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了一丝焦急。

    在这木椅上面坐了一阵之后,秦玫娘也是随即站起身来,准备立即给金凤国皇上飞鸽传书,告知皇上这边境城池发生的这一紧急事情。

    秦玫娘走到了木桌旁坐下来,随即弯下身从地上捡起毛笔来,就在桌上已经铺好的纸张上面开始写信件了。

    很是认真地书写了一阵之后,秦玫娘也就将禀报皇上的书信给写好了,她拿起信纸轻轻地吹了一吹,然后拿着写好的信纸站起身来,往一边的装有鸽子的笼子旁走了去。

    秦玫娘走到了装鸽子的笼子旁边,她打开笼子,伸手进入抓了一只鸽子出来,然后,她很是小心的将自己手中写给皇上的信纸给卷成了一个圆筒,塞进了那鸽子腿上绑着的装信件的小竹筒里面,她再将那小竹筒的塞子给塞好之后,就双手抱着鸽子来到了一边的窗户边上。

    秦玫娘来到了窗户边上,将自己手中抱着的信鸽给轻轻地往上一扔,那信鸽也是随即就快速地挥动着自己的翅膀,飞走了去。

    秦玫娘放走了信鸽之后,也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走到了一边的木桌旁又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几名守城士兵将军手下的士兵领头也是来到了房门前。

    几名守城士兵的领头冲秦玫娘抱拳齐声道:

    “属下参见公主。”

    秦玫娘见状,也是随即说道:

    “都免礼了。”

    几名守城士兵领头随即迈步走了进来房间内,都不自觉地望了一眼那木桌上面放着的守城士兵将军的将军帽子。

    几名守城士兵领头也是随即都给跪在了秦玫娘的面前。

    一名守城士兵领头冲秦玫娘抱拳道:

    “公主,属下几个听说你将我们将军给关押了起来,我们是来向公主求情的,请求公主放了我们将军,虽然,他这一次擅自做主派去一万将士被大颠国给歼灭了,可这都是中了大颠国的奸计造成的,不是我们将军的本意,他也不想看着事情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们将军为皇室效劳了这么多年,战功赫赫的,也没有犯下过什么大错,还请公主看在我们将军还是有些苦劳的份儿上,也是无心之过,你就原谅我们将军这一次吧!”

    话毕,跪着的其他几名士兵领头也是附和道:

    “是啊公主,你就饶恕我们将军这一次吧!”

    “公主,你就饶过我们将军吧!他可是对皇室一片忠心呐!”

    秦玫娘也是一愣,说道:

    “你们这是作甚!你们以为我想要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吗?我本没有打算先将你们将军给关押起来看管,是你们将军自愿要这么做的,所以,跟我没有干系的,还有,至于你们将军怎么处置,那都是我父皇的意思,我也没有权力干涉的,毕竟,你们将军擅自做主派出一万将士攻打大颠国的兵营,以至于中了大颠国的埋伏,折损了这一万金凤国将士,你们将军犯下的这可不是什么小罪的,我也只有能够是劝劝父皇对你们将军从轻发落,别的忙我也帮不了的,你们都起来吧,你们这样跪着,我也是无可奈何的啊。”

    一名士兵领头一听秦玫娘这话,他也是随即说道:

    “啊!原来是我们将军自愿要公主先将他给关押起来的。”

    秦玫娘点了点头,认真道:

    “是的,你们若是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亲自去问问你们将军,看看是不是我下令将他给关押起来的,我已经给父皇飞鸽传书了去,相信过不了几日,父皇也就会传来处置你们将军的消息,到时候,我再告诉你们。”

    几名地上跪着的守城士兵领头也是随即都站了起来。

    一名守城士兵领头冲秦玫娘抱拳道:

    “公主,属下几人追随了我们将军多年,我们都不希望将军有事儿的,我们也都知道他这次犯下了大错,可是,毕竟我们将军对皇室和金凤国是有功劳的,所以,我们恳请公主可以替我们将军向皇上求情,只要不杀我们将军的头,我们也就万分感激了,我们都不想看着我们将军就这样死在刑场里,死在刽子手的刀下,我们希望我们将军还可以戴罪立功,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面的,这才是金凤国的好将军!”

    秦玫娘一听这守城士兵领头的话后,也是不禁一愣,说道:

    “你们的心情我能够理解的,你们放心好了,我在给父皇飞鸽传书的信件中已经恳请了他对你们将军从轻发落,至于结果,我虽然贵为金凤国的公主,但我也是无权左右的,希望你们可以理解。”

    几名守城士兵领头也是随即冲秦玫娘说道:

    “公主,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属下们也就只有等待皇上的消息了。”

    “公主,我们将军虽然犯下了大错,但是,我们依旧会追随你的,随时听候你的差遣。”

    “公主,相信有你为我们将军向皇上求情,我们将军肯定不会被斩头的,只要我们将军不被斩头,我们作为他的手下,我们也就高兴了。”

    秦玫娘点头道:

    “嗯,你们对你们将军的这份儿感情难能可贵,我也是被你们所感动,鉴于你们将军暂时被关押了起来,你们从现在开始,都要听从我的调遣,而且,你们将军也已经将他的兵符交给了我,所以,你们传令下去,现在本公主要和手下的将士们共同镇守这金凤国的边境城池,本公主和手下的将士们将同生共死了。”

    几名守城士兵领头一听秦玫娘这话,也都是随即抱拳齐声道:

    “是,公主,属下遵命!”

    秦玫娘也是站起身来,说道:

    “好了,你们若是没有其它事情,那你们就先下去吧,有事儿记得第一时间前来向我禀报。”

    一名守城士兵领头抱拳道:

    “好,公主、属下等就告退了。”

    秦玫娘挥了挥袖子,说道:

    “你们退下吧。”

    随即,几名守城士兵领头也是立即转身,都快步地走出了房门去了。

    待几名守城士兵领头都退出了房门之后,秦玫娘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满是纠结道:

    “将军,你犯下了这么大的罪,父皇肯定不可能会轻易饶恕你的,现在,你的命运也只有能够是看老天爷的意思了!我也保不了你的。”

    几名守城士兵领头出了秦玫娘的房间之后,都决定要去看看他们将军。

    很快,几名守城士兵领头也是来到了关押这守城士兵将军的房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