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知败原因

    那士兵抱拳道:

    “是,将军,属下这就给弓箭兵的所有人传令下去,让他们马上多准备箭。”

    这守城士兵将军点头道:

    “嗯,去吧。”

    话毕,这守城士兵的将军也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感慨道:

    “真是没有想到啊!大颠国此次这么猛烈的进攻,都能够被我们给化解,将他们给再一次击退了去。”

    感慨之余,这守城士兵的将军侧过头望着这城楼上面被大颠国士兵射杀的手下士兵的尸体,也是顿时眉头一皱,冲一边站着的士兵们说道:

    “你们赶紧将这城楼上面战死的士兵尸体给抬走,找个好的地方挖个坑,将他们给埋葬了。”

    一边站着的士兵们也是齐声道:

    “是,将军。”

    随即,这城池的城楼上面活着的士兵们就随即将这城楼上面战死的士兵尸体给一个个抬走了去。

    这守城士兵的将军转过身,望着这城池外面那护城河里面,和这城墙外面躺着的被射杀死的大颠国士兵们,他也是不禁一愣,说道:

    “这次,歼灭了大颠国不少的兵力啊!我和手下将士们也算是尽心尽力了,这下,想必大颠国的兵马一时半会儿不敢再轻易前来攻城了,这下,我也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了,得赶紧向皇上飞鸽传书,告诉他我们金凤国这一仗赢得有多么的漂亮。”

    这守城士兵将军也是随即就下城楼去了,准备给皇上飞鸽传书,告诉皇上这一战的胜利。

    大颠国的两名士兵将军率领着还剩下的大颠国士兵们满是狼狈地回去了,回到了他们的营地里面。

    一回到营地里面,大颠国这两名士兵将军也就摘下了自己头上的头盔,脸色沉重地往太子的营帐里面去了。

    来到了太子的营帐里面,太子见两名将军摘了头盔进来了营帐里,他也顿时是一脸的惊讶和疑惑,问道:

    “你们这么快就攻破了金凤国的城门了?”

    一名将军跪地道:

    “请驸马爷治罪,末将无能,我们没有能够攻破金凤国边境的城池大门。”

    另一名将军也是随即跪地抱拳道:

    “请驸马治罪!末将该死!没有能够率领手下将士攻破金凤国边境的城门,还让手下的大颠国士兵损失惨重。”

    太子一听这两名将军这话,也是顿时哭笑不得道:

    “你们说什么!这一仗还是没有能够将金凤国边境的城池给攻破?你们可真是一群废物啊!这一早你们走的时候,还怎么样跟我信誓旦旦的说,今日不攻破金凤国边境的城池大门就不活着回来见我了,现在,你们怎么了,你们怕死啊!居然,还是吃了败仗回来,你们怎么好意思再回来啊!你们若是全部战死了,我还会说你们英勇,是大颠国的战士,可是,现在你们瞧瞧你们自己的模样,真是丢死人了,大颠国怎么就养了你们这样一群废物呢?”

    两名将军也是随即磕头说道:

    “末将该死,请驸马治罪!”

    “末将该死,请驸马爷降罪吧!”

    太子也是气得一脸铁青,大声道:

    “来人啊!”

    从营帐外面走进来两名士兵冲太子抱拳道:

    “太子。”

    太子指着地上跪着的两名士兵将军说道:

    “将他们两个给拉出去斩首示众!”

    两名士兵也是冲地上跪着的两名将军望了一眼,犹豫了一下。

    太子见那两名士兵有些犹豫的样子,他顿时严厉道:

    “你们两个还傻站着作甚啊!没有听懂本驸马的话吗?”

    那两名士兵也是随即跪地替两名将军求情道:

    “驸马爷,二位将军曾为我们大颠国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请你就不要赐他们死罪了吧!”

    “是啊驸马爷,二位将军虽然打了败仗,但是,这仗后面还得打的,不能够就这样将二位将军给砍头的,还请驸马爷三思啊!”

    太子见状,也是哭笑了两声,说道:

    “你们可真是大胆啊!居然敢公然抗命是不是?既然你们不敢动手,那本驸马就亲自动手砍了这两个废物的头颅来,让手下的将士们好好地瞧一瞧,吃了败仗就只有以死谢罪,大颠国的将士不能够有怕死的将军和士兵,如果再有手下将士打了败仗回来,本驸马依旧会赐死罪的。”

    说完,太子随即走动了一名将军的身前,从他腰间抽出了他的佩刀来,然后,冲两名将军说道:

    “你们不要怪本驸马心狠,你们太让我失望了,不杀你们,这手下的将士们将怎么继续攻城,怎么不听命于我!”

    一名将军眼睛一闭,说道:

    “驸马爷请赐死吧!”

    另一名将军也是闭眼说道:

    “请驸马爷动手吧!”

    太子双手紧紧握着手里的刀,调整了一下呼吸,缓缓举起刀来,然后,猛地朝着一名士兵将军的颈上砍了去。

    “咔擦”一声,那士兵将军的头颅就被太子手中的刀给砍了下来。

    顿时,那士兵将军断了的颈就喷出了大量的鲜血出来,极其血腥。

    一边跪着的另一名士兵将军见状,也是不禁浑身一颤,额头顿时冒出了冷汗来。

    两名士兵也是吓得浑身直哆嗦了,不敢发出声音来。

    太子举着刀又走到了另一名士兵将军的身边,说道:

    “你们不要怪本驸马心狠,我给过你们机会的,可是,你们却不懂得珍惜机会,这就怪不得我对你们这般 了。”

    另一名士兵将军也是闭着眼,说道:

    “驸马,你动手吧!”

    太子也是缓缓举刀,然后又猛地往这士兵将军的脖子处砍了去。

    “咚”的一声,这士兵将军的头颅也就掉落在了地上,顿时就丢了性命。

    两名士兵将军的头颅虽然都被砍了下来,都没有了生命迹象,但是,他们俩跪在地上的身子,依旧是跪着,没有倒下来。

    太子将这两名士兵将军的头颅给砍下来之后,也是随即将手中的的刀给扔到了地上面,他的身上还有溅起的血花染色。

    两名跪在地上的士兵也是都低着头,不敢抬起头来。

    太子望着两名士兵说道:

    “你们两个还愣住作甚?还不赶紧将这两位将军的尸身给抬出去,放在这里好看是不是,赶紧给这两位将军的尸体给挂在这营地里的树上面,要让手下的所有将士们都好好地瞧一瞧,都长长记性,这就是两位将军当逃兵的下场,如果下一次,再敢有将士私自临阵逃脱的话,我一定不会轻饶的,他们会比这更惨的。”

    地上跪着的两名士兵也是随即带着有些微颤的声音应声道:

    “是,驸马爷,属下们这就照办。”

    话毕,两名地上跪着的士兵也是随即就都站起身来了,然后,两人先是合力将这两位士兵将军的身体给抬出去营帐了,接着,他们又将两位将军的头颅给拿着出去了营帐。

    太子也是随即脱掉了自己身上的驸马服饰来,然后,走到一边,重新换了一套驸马服饰,然后,叫进来营帐里面两名士兵,吩咐道:

    “你们赶紧将我这营帐里面给收拾干净,我不想见到这些血渍。”

    两名士兵也是随即抱拳齐声道:

    “是,驸马爷。”

    太子也是随即就走出了营帐去了。

    两名士兵也是随即开始动手给太子的营帐一阵打扫,清扫着地上的血渍。

    太子走出了营帐,来到了外面,见几名士兵已经将方才他给亲自动手砍头的两名士兵将军的尸体给掉在了这营地里面的一棵大树上面,身子挂在一边,头颅又挂在一边。

    这大树底下也是站了好些个大颠国的将士。

    不时,有大颠国的将士们小声的议论纷纷道:

    “二位将军就这样被驸马爷给砍头了!”

    “将军是为了我们不白白送死才选择撤退回来的。”

    “是我们对不起二位将军,害他们被砍头了。”

    ……

    一阵小声嘀咕之后,这些大颠国的将士们见太子走近来了,于是,也就都顿时安静了下来,没有人敢再说什么了。

    太子来到了这些大颠国的将士们身前,随即用手指着那树上面挂着的两名士兵将军的尸体,说道:

    “你们好好地瞧一瞧啊!这二位将军因为违抗军令,所以,被我给亲自砍头了,他们以死谢罪,所以,我希望大家从今以后要引以为戒,不要再重蹈两位将军的覆辙,不然,本驸马拒不姑息的。”

    这周围站着的大颠国将士们听了太子的话后,也都是应声道:

    “是,驸马!”

    太子一听这些大颠国的将士们回话的语气很是低沉,他又再一次说道:

    “你们都听明白了吗?别都跟个娘们儿似的,大声点不行吗?”

    话毕,这周围的将士们也是随即拉高了语气齐声道:

    “是,驸马。”

    太子点了点头,说道:

    “嗯,这就好!我派了两次任务去攻城,可是,却都是无功而返,而且,还让大颠国的士兵们损失惨重,这若是传出去了的话,天下人都要耻笑我们大颠国的将士的,平日里,都说我们大颠国的士兵个个英勇善战,可以以一敌十的,可是,这次两次都没有能够攻下金凤国边境的城池来,本驸马这脸上是无光的, 相信你们的脸上也是更没有光的,你们说说,眼下我们连续吃了两次败仗了,我怎么跟父皇交代啊!”

    这周围站着的将士们也是都有些垂头丧气的模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