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想要抓捕

    聂老爷也是一愣,然后也是笑了笑,一脸的认真道:

    “回大人的话,这二位是父子关系的,都是我的自家亲戚,都是好人的,今日我带他们前来找你,就是遇到了一点事儿,我还想劳烦大人给通融一下的。”

    邻县的县大人也是不禁哽咽了一下,然后也是继续问道:

    “是你的亲戚,有什么事儿想要本官通融的啊?聂老爷尽管直说便是的,我们私下关系也是很好的,只要本官能够出手相助的,一定帮助你的。”

    聂荣听了这邻县的县大人说出这话来,他也是不禁一脸的高兴的模样,心里也是格外的激动的。

    聂老爷也是随即就回话道:

    “大人,我这两位亲戚是从京都城赶来的, 他们一行人还有一些江湖义士和武馆弟子们,这不、方才进入我们邻县城池的大门的时候,被城门口的侍卫们给阻拦了下来,硬是要没收他们各自带的兵器的,不交出兵器,你手下的侍卫们就不许他们进城来,他们可都是好人的, 又不是进城来闹事儿做坏事的,所以,你看能不能够行个方便,给通融一下,下个令将他们都给放进城内来啊!”

    这邻县的县大人听了聂老爷的话后,也是不禁脸色一沉,不禁也是再次将目光望向了聂荣父子俩了。

    邻县的县大人也是望着聂荣父子俩问道:

    “你们一行人是从京都城方向赶来邻县的?”

    聂荣也是随即抱拳回道:

    “回大人的话,正是。”

    这邻县的县大人听了聂荣的回话之后,他也是不禁沉思了一下,然后缓缓地继续问道:

    “你们一行人还有武馆的弟子和江湖义士?”

    聂荣他爹也是点头道:

    “是啊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缓缓地站起身来,这邻县的县大人也是一脸凝重的冲聂荣父子俩说道:

    “你们是不是在京都城犯了事儿,逃到了我们邻县来的啊!”

    聂老爷和聂荣父子俩听了这邻县的县大人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他们也都是各自显得一脸的惊讶的。

    聂老爷见状, 也是随即冲这邻县的县大人抱拳道:

    “大人,你为何会这样问话啊?他们一行人都是好人的啊!怎么可能会在京都城犯什么事儿,更不可能是逃出来的啊!”

    这邻县的县大人也是望着聂老爷一脸的认真道:

    “聂老爷,念在我和你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可是提醒你,你最好现在就撇清和这些人的关系,不然的话,一旦你被卷入了进来,那可就全完了啊!尚书大人给本官来了飞鸽传书,说有一要犯从京都城逃离了,说来也巧,正好也是从京都城的方向逃来我们邻县的,尚书大人可是下死命令了,命令本官务必要将这一伙要犯给全部抓捕住,然后给送去京都城的啊!此事非同小可的啊!他们一行人正好是从京都城赶来我们邻县的,而且,还是一群武馆弟子和江湖义士组成的,这身上的嫌疑可是不小的啊!”

    聂荣听了这邻县的县大人的话后,也是不禁心里一颤,心情也是由之前的高兴瞬间便变成了 失落,甚至是有些恐慌的,毕竟,这尚书大人已经下令这邻县的县大人要抓捕他们一行人的,现在将他们一行人都当成了要犯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小事儿啊!

    聂荣他爹也是不禁哽咽了一下,然后望着这邻县的县大人抱拳道:

    “大人,我一直在京都城的县衙当差的, 我是县衙内的侍卫领头的,你瞧瞧属下这一身侍卫服,如果我们一行人真的是逃犯的话,那我岂不是也成了逃犯了啊!所以啊!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们一行人不是什么逃犯,我们更没有在京都城内犯事儿的啊!还请你明察啊!”

    聂老爷见状,也是不禁额头都渗出了冷汗来,他内心也是知道的,这空口说话是不好办事儿的,于是,也是随即从自己的胸前的衣襟里面也是掏出了一锭银子来,然后给这邻县的县大人递去了。

    而后,聂老爷也是一副笑脸相迎道:

    “大人,这银子是我聂某的一点小心意的,你请收下,我的亲戚们我是最了解的啊!他们是不会犯事儿的,更是不敢逃来邻县的啊!他们此次前来邻县是受到了我的邀请,前来我府上玩几日的,至于那些武馆的弟子和江湖义士们,之前也是我在我们邻县的城池内花银子请来的,我之所以请这些武馆弟子和江湖义士们,主要是保护我的亲戚们的,我可不想他们前来我府上做客的路上,遇到什么歹徒或者抢劫的人啊!”

    这邻县的县大人听了聂老爷的话后,也是不禁一脸的不相信的样子,对于他说的话很是怀疑的态度。

    愣了愣,这邻县的县大人也是伸手从聂老爷的手中接过了那一锭银子,然后也是问道:

    “聂老爷所说的当真,你敢给这京都城前来的一行人,你的亲戚们担保吗?如果这些从京都城赶来的人真的是尚书大人要抓捕重要逃犯的话,那你应该是知道后果的啊!这个不用本官给你过多提醒吧!你可不要和本官和尚书大人作对啊!不然,结果会很惨的啊!本官也是不想要为难你的,可是,尚书大人有令,本官也是只能够遵命行事的,你也是应该会理解本官的难处啊。”

    聂老爷听了邻县的县大人说出了这些话后,他也是不禁一脸的沉重,随即说道:

    “大人,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的这些亲戚们这大老远的从京都城赶来,你总的先见他们给放进城内来吧,至于他们是不是这尚书大人要抓捕的要犯,等我的这些亲戚们进城来,你再将他们的情况禀报尚书大人,请示尚书大人之后,如果他们真是尚书大人要抓捕的要犯,那你随时去我府上抓人便是,如果搞错了,他们并不是你们要抓捕 的要犯,那就还他们一个公道,你看怎么样?”

    邻县的县大人一听聂老爷这样说话,他也是不禁眉头一皱,继续说道:

    “聂老爷,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啊!如果一旦确定你的这些亲戚们真的就是尚书大人要抓捕的要犯,那你也会按照苟同的罪名论处的啊!你可不要犯糊涂啊!本官和你是多年的交情了,不想要看着你往这火坑里跳的,依本官的意思就是,先将你的这些亲戚们全部抓捕起来,送往京都城去,交给尚书大人,如果他们是清白的,就自然会没事儿释放的,如果他们真是尚书大人下令要抓捕的要犯,那也就没有聂老爷你什么事儿了啊!这事儿你可以要理智啊!”

    聂老爷也是额头不知何时就冒出冷汗一大片,他听了这事儿邻县的县大人的话后,也是不免心生胆怯了。

    毕竟,聂荣一行人得罪了万青,此次上市大人下令抓捕的人肯定就是他们的,所以,聂老爷如果真的一意孤行为聂荣一家人担保的话,那如果出了问题的话,那必定也是会遭遇官府的问罪的。

    一边站着的聂荣和他爹见状,也都是站了出来。

    聂荣冲这邻县的县大人一脸的 认真道:

    “大人,聂老爷不过是我们一远房亲戚的,他什么事儿都不知道的,也是一个好心人的,因此,你就不要为难他了,你如果真的怀疑我们一行人就是尚书大人要抓捕 的要犯,那你即刻就可以下令抓捕我们一行人的, 但是,我要提醒大人的是,我们一行人中,有几十号武馆的弟子还有江湖义士们,他们都是个个武功高强人,就算你想要抓捕他们,你也得问问他们答不答应啊!我们一行人都是好人的,我们又没有犯什么事儿的,如果大人你将此事儿给闹大了,到头来,如果我们都不是尚书大人要抓捕的要犯,那你也是要被追责任的啊!所以,我还是想要劝大人你要三思而后行。”

    聂荣他爹也是附和道:

    “是啊大人,你真要抓,也应该是去抓真正的要犯 的,你不应该胡乱的抓捕我们啊!你总不能够是因为我们从京都城赶来的,你也就强行认为我们就是尚书大人下令要抓捕的要犯吧!你这样做也太过武断了吧!”

    这邻县的县大人听了聂荣父子俩的这番话之后,也是不禁气得一脸的铁青,望着聂荣父子俩也是一脸的不快的说道:

    “大胆!你们竟敢这样跟本官说话,真是岂有此理!信不信本官立刻就先下令将你们俩先给抓捕起来。”

    聂老爷见状, 也是随即冲这邻县的县大人一脸强颜欢笑的说道:

    “大人息怒!他们都是性情中人的,见不得人冤枉他们的,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他们俩一般见识了!这事儿既然大人你也有难处,没有办法下令让他们都进城来,那我这也就不打搅大人你了,这就下去,让他们都回京都城去,不进城来了便是。”

    邻县的县大人听了聂老爷的话后,也是一愣,然后说道:

    “等等!尚书大人可是有下令的,凡是前来邻县的这些可疑人员都得被抓捕起来,送去京都城交给尚书大人的,所以,本官不管你们一行人是不是京都城逃来邻县的逃犯,但是,本官都必须按照尚书大人的指令办事儿的,将你们一行人给全部抓捕起来,然后送去京都城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