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少宠妻请温柔 第530章 活着不香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就见墨靖尧手上的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止血,然后结痂。

    就这样才洒完药,就已经好转了的样子。

    太神奇了。

    “这药,能不能送我一点?”那为首的人,先是呆怔了两秒钟,随即就上前求药了,这样的药不求,那岂不是傻。

    桑姆妈看了他一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墨先生手上这伤,还是因为你飞掷向喻医生的那一刀,他为了喻医生直接伸手夹住刀才受的伤。”

    “这个……”那人讪讪的,“这是景区的规定,任何人等不能闯进工作区域影响天葬仪式,我是例行公事。”

    “那也不能伤人吧,刚刚你差点伤了我家桑姆呢。”桑姆妈说着,狠瞪了一眼这人。

    “你冤枉我了,我那时是以为她对桑姆施的是邪术,是担心她害了桑姆,想要逼停她,这都是误会,天大的误会。”打着哈哈,他笑的很不自然。

    喻色才不想理会这人,背上还疼着呢,只是在人前,真的不方便洒药,“墨靖尧,我们走吧,去车上。”

    “好。”墨靖尧微倾身就抱起了喻色,喻色又如猫一样的窝在墨靖尧的怀里,笑看着一旁乖巧而一直处于迷糊状态有点分不清楚状况的桑姆,“桑姆,跟姐姐一起坐车吧,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

    “嗯嗯,我能跟姐姐去吗?”桑姆立刻转头看妈妈。

    “这个……”

    “走吧,一起,跟着我,等吃过了食物,我再给她诊治一下,绝对不能让桑姆再出什么问题了,不然,又要被人误认成我使邪术了。”喻色低笑着说到。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走吧。”桑姆妈冲着自家人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一行几人全都跟上了抱着喻色的墨靖尧。

    喻色是直接把求药的那人撇在了身后,理都不理。

    她做不到以德报怨,所以,她的药给谁都不会给刺伤自己的人。

    两个人才走出景区内部人员出口,墨靖尧的手机就响了,墨靖尧抱着喻色,喻色一伸手就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靖汐,我和你哥有点事先离开了,你再等一会就能看到了天葬仪式了,别着急。”

    “刚刚现场通知说要延迟些时间举行,是不是跟你和我哥有关系?”墨靖汐那边狐疑的问到。

    “没有的,是你哥刚接了一个电话要赶过去处理一些捐赠事宜,你继续看吧,改天我和你哥再来。”喻色淡定的解释了自己要离开的原因,不想引起墨靖汐的无端猜测,那样只会让她更担心。

    “好吧,那我们看完了就回去。”墨靖汐这才挂断了电话。

    因为那边,下一具尸体已经准备开始天葬仪式了。

    这是本地的风俗,在他们以为,这样就是对死者最大的尊敬了。

    “桑姆妈,你和桑姆与我们乘坐一辆车吧。”

    “呃,你知道有车?”墨靖尧低头看一眼怀里的女孩,脸色稍稍比刚刚好一些些,不过还是苍白的。

    “自然有的,我知道不论我和你到哪,都会有人跟着的,不过我不确定这一次是谁开车跟在后面的?”

    “墨一。”然后一转弯,果然就看到了一辆拉风的越野车。

    这个时候,她和墨靖尧都受伤了,所以,不适合骑摩托。

    再拉风也不能骑。

    墨一已经下车,迎上前来,“墨少,你……你受伤了?”如果不是区长拦住了他,他刚刚一定进去了,现在看到墨靖尧受伤了,特别的自责。

    “小伤,无碍。”墨靖尧淡淡的完全不以为意,毕竟,用了喻色的药,他现在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了,就快要好了的样子。

    墨一立刻跟上,拉开了车门,“喻小姐的伤……”他是问完了墨靖尧的伤情才想起没有关心喻色的伤情,然后发现墨靖尧脸色一沉,顿时就明白了,以墨靖尧看喻色的命比他自己的命都重要的情况来看,他这样直接忽略喻色,墨靖尧自然是黑脸的,所以赶紧的补问了一句,只想亡羊补牢。

    “车外等着。”墨靖尧淡冷一声,就把喻色放到了车座上,随即坐了上去。

    “桑姆,你和妈妈在外面等一下,我上了药后再上来哟。”喻色笑着与桑姆打招呼,不想桑姆跟上车,然后看到她身上血淋淋的伤口。

    这会子,有点疼。

    而她,已经无力再运行九经八脉法了。

    为了救治桑姆,她耗尽了所有的能量。

    不过,等她休息一晚,就可以恢复体力了。

    但现在的她,太弱鸡了,弱鸡的仿佛随便一阵风,都能吹跑她似的。

    所以,她才弱的任由墨靖尧把她抱上车。

    “好的,姐姐。”小姑娘点点头,也很虚弱,毕竟她已经几天没有吃过食物了。

    不过有喻色的能量注入,精气神还算是满满的。

    很棒了。

    墨靖尧坐稳,伸手“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车窗外,桑姆惊的小脸一白,“叔叔,你好凶。”

    小姑娘的声音是透过前排驾驶座那边墨一之前摇下的车窗传进来的。

    喻色习惯性的伸手就掐了一下墨靖尧,“你凶什么?”

    “最后一次。”墨靖尧伸手解开了喻色的衣服,露出了她受伤的背部。

    原本皙白美好的背部此时一片血色,看得他心口骤疼,比他自己的伤都疼的感觉。

    这一声,冷冷的。

    也凶。

    还是对喻色凶。

    喻色眨眨眼睛,这好象是认识墨靖尧以来,他对她最凶的一次。

    不过,凶归凶,药粉洒落的时候,绝对是轻轻的,轻轻的。

    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

    然后,洒了药粉后的伤口就更加没有痛意了。

    上好了药,喻色抬头看近在咫尺的男人,一张俊颜冰冰冷冷,这是真的生气了呢。

    她伸手就捏住了他的下颌,“墨靖尧,难不成你遇到这种情况你见死不救?”

    “不救,活着不香吗?活着救更多的人不香吗?”

    “噗……”喻色笑喷,“墨靖尧,你什么时候这么时尚了?”这话问的真的很时尚呢。

    “别转移话题。”墨靖尧伸手拍掉她的手,一张脸上现在已经全都是阶级斗争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