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少宠妻请温柔 第395章 一脸的严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你年纪轻轻的拥有那么多财产,八成是被哪个老男人包养的吧?三哥,你可别被这样的女人蒙蔽了,小心她身上脏传染了你就得不偿失了。”

    “王先生与我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我与他只是萍水相逢,四小姐就不要挑拨我与王先生了。”

    “我这不是挑拨,我是实话实说,你才是真正的挑拨呢,不过我们兄妹间的感情,岂是你一个外人想挑拨就能挑拨的,你甭想。”

    “王小姐,我们的话题重点不在我与王先生的关系上,你还是说说你昨晚给老先生的用药吧。”对于王芬的激将法,喻色不急不怒,淡然面对,轻描淡写的就把话题重新引了回去。

    老人家的死,才是她上来这天台的目的。

    “四妹,你昨晚上是不是按照莫医生的药方给爸煎的药?”王壮质问了过去,也觉得此刻最应该关心的是老父亲的死,而不是老三与喻色的关系。

    老三与喻色什么关系,后面再议也不迟。

    老父亲尸骨未寒,现在有必要查清一切。

    尤其是现在有了疑惑的时候,更应该要查清楚了。

    “对,我就是按照莫医生的药方给爸煎的药。”

    “那楼下的那秤又是怎么回事?”喻色低低开口,没有大嗓门,却是这一句,让王芬的身子骤然一颤,不过她很快就平复下来,抬头看向了喻色。

    “就是个秤罢了,什么怎么回事?”

    喻色看向王军,“你腿脚快,刚我们一起进去的储藏室,又一起出去的,麻烦你现在再去储藏室看看那把秤所指的克数,好吗?”

    “好的,我这就去。”王军巴不得呢,反正,就是看喻色顺眼,他三哥要是对喻色没意思,他是一定要把这小姑娘追到手做女朋友的,那带出去走到哪里都是倍有面子的事情,小姑娘太漂亮了。

    王军转眼就消失在了楼梯口,剩下天台上的五个人,王壮面色沉重的率先开口,“喻护士到底要说什么,直说好了。”

    “那秤我刚才看了,正好是打在31克上,四小姐,对不对?”喻色说这一句的时候,是看向王芬的。

    “你……你……什么31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王芬已经有些结巴了。

    王壮拿出王强递给他的莫明真开的药方,“咦,这药方上哪味药都没有31克的,最多就是30克。”

    正在这时,王军已经气喘吁吁的跑上了楼,“我看过了,那秤是打在31克上面的。”

    “呃,不过是一把秤罢了,称完了东西,随便拨拉了一下也是有的,就算现在秤上指着31克有什么打紧,又不是真正称秤称重量。”

    “是的,其实称完了东西,随便拨弄一下真没什么打紧,但是,十分凑巧的是,那秤上称的最后一味药是黄芪,这就有些让人耐人寻味了。”

    “我爸昨天服下的药里,难道黄芪被下了31克?”王强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是的。”喻色点头,“我已经在储藏室的秤上确认过了,上面的确有黄芪的味道,最后上秤的就是黄芪。”

    “一味药罢了,多一克少一克有什么打紧,你别在这里耸人听闻,这是我们兄妹间的会议,你还是哪来哪去的给我滚下楼去,我们王家兄妹并不欢迎你。”王芬冲着喻色吼到。

    可是,声音里的颤音却分明有些明显。

    仿佛,很慌的样子。

    “四小姐,如果是别的药多一克少一克也许真没有什么,但是这黄芪却是不可以的,30克是升压,31克就是降压了。”

    “什么?黄芪31克是降压?那就是我爸越吃越降血压了?”王强跳了起来,他爸昨天原本就低血压了,然后吃的药不止是不升压,反而降压,这不是要命吗?

    说到这里,他低喃了起来,“怪不得我爸心肌梗死,那是血压低到极致才……才……”

    “王芬,你害死了咱爸,对不对?”王强反应快,其它的人反应也不慢,王芳质问向了王芬。

    “我没有,二姐你不要听她胡说,爸对我那么好,从小到大最疼我了,我怎么会害死爸呢,绝对不可能。”王芬咬牙说到,不过脸色已经白了,然后,咬牙切齿的瞪向喻色,“你休要胡说八道,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是你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对我爸下手,他是我亲爸,那是不可能的。”

    “呵呵,药房抓药通常都是直接把药分好,一副药一个小包装分好,但是老先生的药抓的很奇怪,是四味药每味药一个大包一共四包,想必这是四小姐要求的吗?不然,但凡是一个正常的药剂师都不会这样抓药的。”

    “我打电话问问。”王强说着就拿出手机要打电话了。

    四味药是药剂师没有每副药分好包装,还是王芬自己要求的,一打电话就可以确定了。

    喻色不知道那药是在哪家药店买的,不过他知道,因为他爸就信中医,不喜欢吃西药,所以,常年买中药,就有了固定买中药的药店。

    眼看着王强拿出了电话就要打出去,王芬直接道:“不用了,是我要求的。”

    “所以,你是故意要求这样抓药,就是想把单副药里的黄芪变成31克害死爸?”拿回来自己分,把黄芪从30克变成31克容易多了。

    “我才没有,我只是想药店抓药都是大概的分拣,我是想每一味药都用秤称,这样比较精准,更利于父亲的吸收。”

    “既然是这样,那剩下的大包里的四味药的重量,应该都是精准的,一定都是正好18副药的量了?”喻色追问,不给王芬任何喘息的机会。

    十天的药正好是二十副,昨天煎了两副药,那如果每次都是用秤称的话,剩下的绝对是正好18副药的量,不应该多,也不应该少。

    “我去称。”这次不用喻色提议,王军就自己屁颠颠的冲向楼下了。

    不过,脸色已经再不象之前那样吊儿郎当了,下楼前的王军,已经是一脸的严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