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不是祸水 第114章:清歌,你信不信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114章:清歌,你信不信朕

    人命关天,不是牵扯二人情感的时候,夜决没有多说,只是对凤清歌点下了头。

    见此,一旁的侍卫便抱起地上的一名小女孩,将小女孩递给了凤清歌,凤清歌接过小女孩,将她抱在怀中,然后看向窗外。

    窗户边上的火正在燃烧着,凤清歌将小女孩紧紧抱在怀中,然后看着风吹过的方向,等着风稍微一偏,中间的空间一变大,凤清歌就抱着小女孩飞身出了窗户,下面全是燃烧着的火焰,凤清歌即使是在上空中,也能够感受到火热的温度。

    下面接应的侍卫看见凤清歌出现,立刻对准凤清歌所在的方向,双手向上接着,凤清歌掌心运用内力,将怀中的小女孩,朝着侍卫所在的方向抛了过去。

    一条抛物线,远远地避开了上升的火势,直到看见小女孩落入侍卫的怀中,凤清歌这才放下心来,转身,趁着火被吹偏,重新回到了房中。

    一开始,夜决救出去的大多都是小孩,夜决和凤清歌将里面的小孩全部送走之后,夜决负责将一些男性的老人送出去,而凤清歌便是将一些妇孺送出去。

    来来回回不知道过了多少次,时间也是一分一秒过去,可是下面的火势不仅没有变小,反而燃烧地越来越烈,烟将很多人都熏得昏迷,凤清歌的眼睛也不断有泪水流下来,凤清歌抬起手,擦掉眼中的泪水之后,抱起一名年老的妇人,朝着窗户口走去。

    “咳咳。”

    凤清歌忍不住咳嗽两声,凤清歌的咳嗽声引起了夜决的注意,转过头对她问道:“你还好吗,不然,休息一会儿?”

    “我没事,咳。”继续咳嗽了一声,凤清歌看向窗户,将老妇人打横抱起,用自己的身体将她挡的头住,尽可能地避免老妇人接触到火。

    成年人的体型不比小孩,一个窗户容纳两个人通过,而且不触碰到火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借着风势,凤清歌看准时机,抱着老妇人钻出的窗户。

    就在经过窗框的时候,一阵风又刮了过来,火势直接烧到了凤清歌的手臂上,将她的衣袖点燃,凤清歌不管不顾,依旧带着老妇人飞了出去,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富人朝着侍卫所在的方向抛了过去。

    老妇人一脱手,火已经烧到了凤清歌的身上,将她的手臂烫伤,凤清歌立刻将衣袖一甩,把衣袖上的火扑灭,然后再次回了房间。

    在这过程中,别说喊痛,凤清歌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陆陆续续将这些难民一个一个送出去,眼看着里面的人变少,凤清歌的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可是,凤清歌脸上的笑还没有凝却,突然,就听见崩塌的声音,凤清歌脚下的木层突然断开,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凤清歌整个人就朝着下面掉了下去。

    因为二楼的难民得救,夜决让侍卫将一楼的难民也转移到了二楼来,此时的一楼已经完全沦陷在了火海当中,没有任何防备的凤清歌,掉下去,绝对是会被这一片火海给吞灭。

    就在凤清歌掉下去的那一瞬间,夜决正好回到房中,看见凤清歌脚下裂开,人掉了下去,夜决想也不想地扑了过去,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凤清歌的一只胳膊。

    跟着,夜决也落了下去,夜决眼疾手快,另外一只手紧紧攀住了一块凸出来的木头,这里的木头已经被烧得发烫,但是夜决紧紧地抓住木头,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

    凤清歌以为自己这一次必死无疑,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有一只手抓住了她,凤清歌抬头望去,只见夜决咬紧牙关,用力将她拉住,凤清歌凤清歌顺着夜决的手看去,却看到夜决另一只手抓着的竟然是一块发黑的木头,而且正有火烧了过来,很快就会烧到他的手。

    “皇上,快放开我。”凤清歌对着夜决大喊道。

    如果夜决将她放开,那么夜决一个人想要上去并非是难事,而现在,还有一个她的重量,夜决想要两个人重新上去,绝非易事。

    夜决就像是没有听见凤清歌的话一样,紧紧将凤清歌的手握住,整张脸都被火光映得通红,脖子上的青筋凸起,可见他此刻正在承受着他身体的极限。

    “皇上,我死了没关系,但你是东临的皇帝,你不能死,你快将我放开!”凤清歌急得对夜决大声吼道。

    “闭嘴。”夜决也对着凤清歌低吼,接着,夜决问向凤清歌,“你相不相信朕?”

    “信。”凤清歌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不管夜决问的是什么,她都信。

    这是发自凤清歌心底的声音,夜决听到之后,面色镇定下来,接着,松开了自己紧抓木头的手。

    夜决的手一松,两个人一起往下面掉了下去。

    夜决用力一拉,将凤清歌拉入了怀中,将个人紧紧相拥,凤清歌更是闭上了眼睛,她想,如果这一刻,她真的与夜决一起葬身火海,那么这一世,她便死而无憾。

    但是,她真的不愿就这么看着夜决死!

    凤清歌一个翻身,将要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将夜决打上去,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她出手,夜决却突然带着她飞身另外一个方向,夜决脚用力一踩一根凸起来,被烧成两截的房栋,然后借力,带着凤清歌,重新飞了上去,直到落在二楼的地面上,夜决这才将怀中的凤清歌松开。

    劫后余生的凤清歌惊魂未定,可是夜决已经转身,继续快速命令人将剩下的难民交给他,为了节省时间,夜决直接让人将两扇窗户打通,他一人带着两名难民飞出了窗外,然后将难民抛向楼下的侍卫。

    凤清歌望着夜决的举动,这时她才明白,夜决的武功,比她想象中还要强得多。

    整个楼房,越来越岌岌可危,这些难民,必须要尽快送出去。

    凤清歌也顾不上其他那么多,学着夜决的样子,一起带上两名比较瘦弱的难民,飞身出了窗户,运用自己所有的内力,将难民一起抛向侍卫。

    两个人加快了效率,一来一回好几趟,终于,将所有的难民全部送了出去。

    “我们走。”夜决对凤清歌说了这句话之后,便与凤清歌一起飞身朝着楼下而去。

    就在凤清歌和夜决营救难民的时候,下面已经汇聚了很多人,当他们看见皇上和清妃最后安全落下来的时候,提起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宋知府连忙跑到夜决和凤清歌的面前,对着他们问道:“皇上,清妃,你们有没有受伤?你们有没有事?”

    “朕无事,找大夫给他们看看吧。”

    夜决留下这句话,便朝着人群外走去,走了两步,夜决突然停了下来,面带怒色地转头,对着宋知府命令道:“今日失火一事,绝非偶然,给朕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放的火,查出真凶,格杀勿论!”

    事关百余条人命,夜决绝对不会姑息纵火之人。

    “是是是,臣一定将纵火的人抓出来!”宋知府连忙点头。

    凤清歌看了宋知府一眼,然后环顾了四周一眼,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却没有看见夜云楚的人影。

    这件事,最好不要是他做的。

    凤清歌一句话也没有说,便朝着夜决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看着夜决上了马车,凤清歌也急忙追上了马车。

    “你跟着朕做什么?”夜决对凤清歌冷声说道。

    没有理会夜决话语中的冷淡,凤清歌直接对马车夫命令道:“回府。”

    凤清歌面无表情,夜决也没有多说,坐在马车内,闭上了眼睛。

    凤清歌的眼睛之前也被火熏得生疼,此时的她,也没有力气和夜决争吵些什么,索性与夜决一样闭着眼睛在马车内小憩。

    等马车到了府邸,夜决和凤清歌一前一后下了马车,凤清歌没有跟着夜决,而是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凤清歌一回去,月牙就看见凤清歌衣裳凌乱,而且脸上还带着厚厚的灰尘,立马问道:“娘娘,你这是怎么了?奴婢这就伺候你沐浴更衣。”

    “不急。”凤清歌拦住月牙,然后对她吩咐道,“你去将离大哥给本宫的冰肌露拿过来。”

    “娘娘,你受伤了?”这么一来,月牙更加担心了。

    “快去拿过来。”凤清歌语气有些急切。

    月牙听出凤清歌的着急,便不再多说,立马拿了冰肌露给凤清歌,凤清歌接过之后,并没有给自己上药,而是带着冰肌露走了出去。

    “娘娘,你要去哪?”月牙对着凤清歌离开的背影喊道。

    凤清歌没有回答,月牙没有凤清歌的命令,也不好擅自跟着,只能满脸担心地看着凤清歌离开。

    凤清歌拿着手中的冰肌露,快速来到了夜决的房间。

    夜决门口的守卫不在,应该是受他的命令去找大夫了,凤清歌走到门口,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一把将门推开,闯了进去。

    此时的夜决正脱下外衣,然后就听见外面传来动静,他刚要防备,就看见进来的人是凤清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