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又带着王依依去吃了个饭,然后准备就在这给她找个宾馆住下,不然的话回去安保公司那边还真不好安排,那边的环境跟东海市区毕竟是没有办法比。

        “给你找个宾馆,正好就在这市区,你能出来逛逛玩玩,不过一个人一定要注意安全,晚上说什么也不能随便出去,更不能去酒吧夜店那种地方……”林海絮絮叨叨地说着,为了王依依他能操碎心。

        王依依顿时就瞪大了眼:“干什么,我大老远来找你,你要把我一个人丢在宾馆?”

        林海耐心地解释着:“公司那边你也知道是什么样,完全就是郊区,什么好玩的地方都没有,哪里有市区这边繁华和方便。这还不是为了你考虑,让你好好玩一下。东海这边旅游景点还是很多的……”

        “我是来东海旅游的来玩的吗?”王依依气得要蹦起来指着他骂,“燕城那么大没有好玩的吗,我至于大老远跑来东海?我是来找你的!要我住宾馆也可以,那你跟我一起。”

        林海满头都是黑线:“你是来玩我的吧?我没法住这边啊,我要回去公司,这两天还是要工作的。你冷静点小声点,我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这几天我都每天过来带你玩行不行?”

        “我不管,我不要住什么宾馆,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找女朋友嫌我碍事,所以把我丢在一边?我告诉你想都别想!”王依依气势汹汹地说着。

        “反正你住哪里我就住哪里,绝对不去住宾馆。”

        “关键我是住宿舍,现在也没有多余的宿舍了,剩下几间隔壁都是一些老爷们,你住过去也不方便啊。”林海跟哄小孩一样,就差没把吃奶的劲使出来了,“再说宿舍条件跟宾馆也没法比,这还不是心疼你怕你吃苦。”

        然而王依依根本就是不买账,任凭他好说歹说,就认准了要跟着他,他去哪里她就去哪里。“你都能住宿舍我为什么不能?跟你在一起有什么吃苦的?哪怕是睡大街上我都心甘情愿。”

        林海几乎都要哭了:“那能一样吗?你见过我们宿舍没?哦对了,就跟你大学宿舍应该是差不多的,都是几人间,全是上下铺那种加个卫生间,我现在是一个人住一间没错,可是又没有别的隔间,你总不能跟我一起住吧?”

        王依依看着他理直气壮地说着:“为什么不行?我小的时候你不是经常抱我还哄我睡?为什么现在不行,难道你嫌弃我?”

        她生气地质问着:“你是嫌我长的丑还是嫌我身材不好,胸不够大?”她一边说着,低头看了看,还用力地挺起胸。

        “……”林海只想捂眼睛,气得拍了下王依依的脑袋:“小丫头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是就跟胳膊拗不过大腿一个道理,他林海这辈子算是战无不胜,但是碰到王依依这样的也只有认栽,最终吃完饭他又开着车灰溜溜地把王依依带回自己的宿舍,不然的话闹腾下去谁知道这小丫头还能说出什么做出什么。

        林海带着王依依回去自己的宿舍,那心情简直就跟做贼的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知道王依依是自己的妹妹,可是被这小丫头一出又一出给整的,他总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干坏事。

        “你顺子哥跟金刚哥、老七哥都还在训练,等下他们回来正好一起见个面吃晚饭,然后你先休息一下,我来收拾一下,晚上你就住我这里,我跟他们挤一挤。”林海无奈地说着,不然的话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说真的跟王依依住这么一间宿舍吧。

        王依依往他的床上一坐,平静地说着:“你还是嫌弃我是吧?好啊,那我打电话给我妈,就说你非礼我。”

        “不光告诉我爸我妈,还有顺子哥金刚哥七哥他们所有人,我都要让他们知道,你是个大混蛋,连我都要欺负。”

        她一边说着,还真的拿出来手机就要打电话。

        林海头都大了,连忙抢过手机:“干什么你,疯了吧,这种话也能乱说?再说了,你就算是说出去他们也不会相信啊,谁不知道我拿你跟亲妹妹一样,怎么可能干出来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林海说这话的时候心都在滴血,他非礼王依依,这话她是怎么想出来的,他不被非礼就已经不错了。

        王依依等着他问道:“那你为什么这么嫌弃我不愿意跟我住一块?难不成是怕我非礼你?”

        “……”林海还真的担心,照她这个彪悍劲,还真有可能干得出来。

        王依依继续说道:“再说了,我一个人住这里万一有危险怎么办?万一这屋里有蛇或者老鼠什么的,再或者有人进来抢劫什么的,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对付。”

        “别开玩笑了行吗,别看我一个糙老爷们,好歹卫生我也是经常做的,这屋里比我脸还干净,哪来的老鼠,还有蛇,你想象力可真丰富,以为是来我这体验荒野生存啊。”林海已经彻底没有招架之力了,“还有人进来抢劫,这是安保公司啊大哥,谁敢进来这里抢劫,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再说了,你不口口声声说自己防身术之类的练的很厉害,对付几个人都不在话下吗,什么抢劫的见了你还不得掉头就跑。”

        “我不管,反正我一个人害怕!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要是去跟金刚哥他们挤,那我也过去,大家一起挤!”王依依固执到底。

        林海是个军人,军人的天性就是死战到底决不投降,只不过,在面对王依依的时候这个天性已经完全无效,他除了对王依依投降,是一点别的办法都没有,否则的话他怀疑王依依真的会抱着被子跟他们几个老爷们一起挤一间宿舍,到时候蝎子知道了还不疯掉。

        等顺子跟金刚他们训练回来,林海把他们都叫到他的宿舍里来,见一见王依依。

        几个人一瞬间高兴的几乎要疯掉,老七直接抱着王依依把她给举起来了,没办法,在他们的心目中,王依依始终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公主。而王依依也激动得抱着他们说笑着,从小她就在部队里耳濡目染,特武部这些又都是老鹰跟蝎子一手带出来的,对于她来说,这些人就是她的大哥哥。这也是她的性格天不怕地不怕的原因,毕竟有那么多人惯着她。

        “小公主长大了,已经变成大美女了,在学校里有没有男生追?”

        “不管什么男生,得先带过来我们把把关,要是连我们这关都过不了,还敢追我们小公主,那就是标准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绝对不能便宜他。”

        “行了行了,我们小公主还小,你们舍得她这么早谈恋爱结婚吗?”

        老七他们都高兴疯了,不仅仅因为对王依依的感情,最主要的是见到了王依依,就好像见到了蝎子跟老鹰,又让他们想到了特武部的时光,那也是他们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岁月。

        老七笑着对林海说:“怪不得今天公司里都在传疯了,说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来找你,还是搂着你出去的,说肯定是你女朋友,我们都还在想着你什么时候不声不响给我们找了个嫂子都不说一声,弄半天原来是依依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