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天抽了一根烟,抽了两口之后说道:“那怎么办?一直不让他们上战场指挥难道就让他们一直都在演习当中去当这个中队长吗?难道以后不管什么行动都让老鹰去带队?把老鹰又当大队长又当中队长到最后也当小队长用吗?风险是有的,但是我们要承担风险,没有风险哪有收益?我们要的是一种铁血部队,不是一只呆在温室里的花朵,如果这也怕那也怕,真要等到要上战场要出任务的那一天怎么办?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老鹰在战斗中牺牲了怎么办?我去带队,我也死了呢?你去,你要死了呢?是不是就可以直接宣布猎鹰大队解散呢?别忘了,我们那一辈人都是怎么历练出来的,你我还有老鹰,为什么可以带队指挥,那是因为我也是从无数次战斗当中留下来的,经过敌人的鲜血洗礼同样也是用同伴的尸体堆出来的。用一个中队战士的牺牲去换一个出色的中队长一个出色的指挥官,这笔买卖其实谁也说不准到底是赚是亏,但是,不管是赚也好还是亏也好,我们迟早都要走上这一步。”

        “独狼,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只是,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采取稳妥的办法来,我们可以慢慢的来,要么咱们可以多执行几次整体任务让他们多学习一下老鹰是怎么指挥的,等到他们有了些经验了咱们才开始分开行动。要么这次分开也行,但是两只部队,由我和老鹰各带领一队,我们不做指挥,但是我们去做一个现场教官的角色,我们现场看着他们,一旦发现有错误的地方我们就立即指正,这样既能够达到让他们独立指挥的目的也能最大限度的避免风险,你觉得这样子行吗?”蝎子竭尽全力地劝说着叶凌天。

        叶凌天沉默着,抽着烟,最后摇头说道:“不行。”

        “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你们带的再久也没有任何意义,要说技术要领和要注意的地方以及头脑思维这些他们都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他们之所以会成为中队长,都是因为他们超高的智商、组织能力以及对局势把控的能力,这些所谓的要学的东西他们都不缺,这些在我们平时的训练当中已经对他们训练的够多了,他们缺的是什么?还是那句话,缺的是独立自主去指挥一场实战的经验,就像这次我让他们这些人第一次上战场去杀敌是一样的,杀人和被杀人,这些在演习当中训练的太多能达到实战效果吗?与自己亲自去做是同样的道理吗?”

        “你们可能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是深有感触的。我进猎鹰大队三年就成了小队长,我新兵训练营呆了差不对两年时间,也就是说我正式进入猎鹰大队一年都不到我就是小队长,我当小队长两个月,跟着出了两个任务之后我就独立带队去了中东执行任务,出任务之前我紧张的不得了,手心冒汗,手都发抖,我不是怕死,我是怕自己不会指挥把全队害死。那次,我的确紧张,也犯了一些小错误,但是最终我们还是完成了任务,而从那之后,我就能够适应了,之后的我,一年多以后,我就成猎鹰大队的大队长,一干就是四五年。实战与训练的区别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官,就必须要亲自上战场去磨练。你不给他机会不给舞台,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在上面能不能表现的好。蝎子,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们来这里是练兵的,是要练成一只真正的杀人部队,而不是一群娃娃兵。我们不怕死人,在训练中死人总比以后在非常重要的任务当中死去的要好,因为,那些任务的重要程度远比我们的性命重要。同时,我也相信,他们即使紧张,但是在面对这种强度的对手的时候不可能出大问题,如果出了问题,那么就说明他是真的不行,那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收获。”叶凌天说着。

        蝎子沉默,她本来想说服叶凌天,结果反而变成她被叶凌天给说服了。

        她是个女人,即使是名杀人如麻的军人,但是她也终究还是个女人,她的心没有叶凌天那么的冷漠无情,女人,总归还是个女人。

        “一中队从这里绕过这个国家,偷偷潜入,从这个国家的边境线上潜入,然后从这个地方插入进**武装的控制区,从这个方向杀进去,把地方这个所谓的炮兵营给一锅给端了,速战速决,打完之后就开始隐秘奔袭,从原路返回,他们绝对不可能想到我们会从这个国家过来又从这个国家逃回来的。这个国家比现在这个国家也好不了多少,所以,不可能有太多人在国境线一带守卫,即使有,素质也高不到哪去,就更别说高科技武器了,这个国家更加的苦,所以这个难度一点都不大。另外,二中队走到我们来的这个市,突袭,特种作战,把他们前线作战的总指挥给干掉。这个具体战术怎么执行要看当时侦察兵发回来的消息,另外,你与那边联系,让他们把关于这个市**武装的首脑人物的画像和资料全部发过来,是该让他们去执行一下真正的特种作战了。”叶凌天没有去管蝎子究竟是个什么想法,拿着笔在图纸上画着,把自己的大致意图都给说了出来。

        “好。”蝎子点头。

        “这次的两个任务强度都不大,想不起来算是简单的任务,为什么呢,一中队这边,虽然是深入敌法控制区的腹地,但是却是从一个对方完全想不到的地方隐秘潜入进去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想到,而且,他们这个所谓的炮兵营其实也就只有几门高射炮,根本就没多少人守着,难度实在是不大,能够轻松完成。这边的二中队这边,虽然是斩首行动,但是却是在战场前线,没有进入敌人腹地,前线情况混乱,最适合我们特种部队的作战了,而且,你也有看到,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正规的军事布置,即使有人守卫,能专业到哪去?在我看来,那样的守卫简直就是漏洞百出,所以,这个任务强度也不大。现在你应该没什么好担心了的吧?”叶凌天随后笑着对蝎子说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